昭君出塞

  昭君出塞

  话外音:公元54年,汉朝和匈奴战火四起,战桑干源,战葱河道。匈奴以杀戮为耕作,唯见白骨黄沙田。汉朝烽火燃不息,三军征战已无时。乌鸢啄人肠,士卒涂草莽,边境一片狼藉。正可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一代传奇女子王昭君,以其申明大义的智慧,为我们描绘出一幅中华女子最唯美最生动画卷。

  (第一幕)

  (背景:昭君出塞后的生活场景)

  (人物:昭君 呼韩邪 老者 牧羊人)

  (幕景:塞外的草原,正在下着雪。空气中弥漫着寒冷的味道,夹杂着风声)

  (音乐起,幕景拉开,昭君坐于石凳之上,手拥琵琶,看着远方)

  (画外音:明月天山,苍苍茫茫云海间。长风万里,几度吹拂玉门关。过往即边邑,思归多苦颜。慢慢长征,未应闲的叹息中,是日渐沧桑的容颜。)

  父亲:明月才堪照独愁,梨花殒落,愁上添愁。昭君啊,算一算,你嫁塞外已整整10年。也不知你在匈奴过的可好,那呼韩邪单于待你如何?塞外之地苦寒,你一个女儿家,为父也不在身边,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啊。(www.Meiwen.org)

  昭君:爹爹,您看到了吗,今夜的月儿好大好圆。您一定又在掌灯看书吧。都说过多少次了,夜晚风大,天凉,您却又忘记披衣裳了吧。娘已经不在了,您一定要好好的,不要让昭君担心啊。

  父亲:哎——老了老了,什么毛病都出来了。(咳嗽)我的傻孩子,连爹爹都骗,你看看,你们快看看,每封家信都在说好,好。(苦笑)其实爹爹知道,爹爹什么都知道,你可是我的女儿啊——

  昭君:酥红手,染红了锦绣花。朱红窗,照不亮半城烟沙。自小您疼我,宠我,生怕我受了一丝委屈。可是爹爹,只要边境和平,人民安详,昭君就以满足,遂了心愿。

  父亲:昭君,你就像鸿雁,翩然到了草原,给胡汉人民送去安康,带去吉祥。有这样一个女儿,我高兴啊,高兴啊。(伴有失落)

  昭君:爹爹,女儿不能常伴左右,让您孤独一人,女儿不孝,女儿对不起您。爹,女儿想您了。

  父亲:孩子,努力的飞吧,将和平播种到草原的每一个角落。爹爹看着月儿,就像看到了你,爹爹有你这样一个女儿,此生无憾。

  呼韩邪:(声音逐渐消失之前出现)我的阏氏,在想什么?(反手抱住昭君)

  昭君:单于,可否快乐 ?

  呼韩邪:拥有你,是我一生幸福的源泉!可是,(单于将昭君侧过身,手搭于肩上)爱人若心伤,我宁愿放手。昭君,告诉我,如若你想长安,想要离开这荒凉的塞外!

  昭君:(将单于的手拿下,握于掌心)不!不!玲珑玉做花,冰心总无瑕。合当生幽谷,不落帝王家。离却长安,心亦忧伤。离开单于,心却是破碎。

  呼韩邪:昭君,谢谢你,谢谢你留在我的身边,谢谢你

  (音乐起,二人看着远方,深邃,浪漫)

  画外音:记忆追寻,十年之前,昭君作为掖庭待诏已三年之久,然迟迟未能蒙受恩宠。所谓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薰笼坐到明。昭君哪昭君,难道你注定也要成为其中一个吗?故事就这样开始了,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

  (第二幕)

  (背景:花园中公公宣读懿旨,众宫女听旨)

  (人物:领头姑姑 昭君 绿莹 众宫女 公公)

  (众宫女集合在大院之中,吵吵杂杂)

  公公:恩恩(清嗓子),都别吵吵了,大庭广众,成何体统!你说呢秦姑姑

  姑姑:(维诺道,点头)对对,所言甚是。(厉声道)还不快快闭嘴!

  (众宫女赶忙站好)

  公公:(展开圣旨)众宫女听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量吾朝边境民生之艰,战乱之苦,今特准呼韩邪单于之请,予孝伦公主和亲匈奴,并赐陪嫁宫女数百,以交秦晋之好 。入选者,吾朝定将厚其家人!钦此——

  众宫女:诺——(姑姑低眉,上前接旨)

  (完毕,公公退下,众宫女惊讶,继续吵杂)

  (昭君与绿莹走出人群,昭君沉思状)

  绿莹:(一拍手)姐姐,这可如何是好啊?(摇晃一下昭君胳臂)一上玉关道,天涯去不归。跟着公主远嫁匈奴,自此胡地荒凉,再无出头之日。

  昭君:(转握绿莹之手)绿莹,家父乃边关守将。塞外之地荒凉,一遇战事,百姓流离失所。战乱纷飞,烟硝迷漫,烽火连月,阴阳相隔自是悲痛万分。如此说来,和亲不失为甚好决定啊。

  绿莹:(大喜道)诶——,姐姐,(放下手,摇头晃脑,边走边说)此次大选可是你绝好的机会啊!筛选宫女,所有画像必经皇上之手。(兴奋地挽着昭君的胳臂)凭姐姐韶华清姿,(转个圈到昭君面前)圣上看后……(意味深长地看向昭君)姐姐必定前途不可限量啊。

  昭君:(笑笑,放下手,走到一旁)这深宫看似锦衣玉食,软尘香风,可曾见无数鲜活的生命在欢歌笑语下悄然销蚀!

  (转过身对着绿莹)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烟云罢了,较之而言,我宁可要自由自在,海阔天空!

  绿莹:姐姐,你永远都是这样,哎——(坐着继续交谈)

  (众宫女上前)

  宫女一:(指向毛出来的地方)你们快看,毛画师来了!

  (毛延寿看着宣纸画,走来)

  众宫女:毛画师吉祥(作揖)

  毛画师:恩(狂傲状)(合上画,收于衣内)

  宫女二:(谄媚地走到跟前)毛画师,您可要帮我们画的貌美些,如有将来,我们一定不会忘记您的恩德!

  毛画师:(得意窃喜地样子)噢?吾乃区区一个画师,可有如何功效?还得看皇上的眼光,圣意难测啊!

  宫女二:毛画师乃后宫御用画师,您妙笔生花宫中谁人不知?还望画师您——,(脱下玉镯,塞与画师),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毛画师:(低头轻瞥手中之物,收于囊中)呵呵,姑娘生性美貌,定会得宠圣恩!

  宫女:(作揖)谢画师赞赏(后退)。

  (毛继续向前走,走到昭君旁)

  毛画师:(奸笑)昭君姑娘,许日不见,更加倾国倾城,好生羡煞了旁人。(讽刺)可就不知这美貌何时才能被帝王瞧去,蒙受恩宠啊。

  昭君:(站起来,不屑一顾地看着毛说)机缘天注定,我本无心后宫之事,了却残生即可,何须挂念这尘俗之姻。(转身拉着绿莹欲走)

  毛画师:(抢先一步走到她面前,咄咄逼人道)花开花败亦有期,女子却道无时待。落红本忧怜,姑娘莫成为其中一朵。

  昭君:(放开绿莹,眼神犀利)画师此言差矣。女子难道非要蒙受恩宠才可活的下去?怎生就会耽误韶好年华。

  毛画师:世事乱如棋,半点不由人。宫苑深似海,一帷隔天边。姑娘冰雪聪明,绝代芳华,若是没有一个好的画师妙笔生花,只恐难入皇上眼帘。

  昭君:(冷笑)画师何须自谦,污了您的丹青玉笔。(眼神斜睨)

  昭君生就愚钝,不愿卷入是非之争,(绿莹拉拉昭君衣袖,看了绿莹一眼)多谢画师好意!(作揖,拉着绿莹,拂袖而去)

  毛画师:(一挥衣袖)哼,不识抬举。没有我的画像,我看你如何封妃进爵!

  画外音:好一个贪得无厌的画师!昭君听闻圣旨,毅然主动请缨,愿为宫女陪嫁匈奴。此等大义,令人敬畏。和亲人员本已尘埃落定,然岂料这孝伦公主,却在中途变卦——·

上一篇:开心麻花“郝健”:打算一年一个小品专供春晚 下一篇:狼宝宝的朋友的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