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屁屁的故事

  翠儿是万家的二姑娘,上面还有个姐姐蒙儿今年22,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是叫强儿10岁,一个叫冬儿今年才4岁。父亲万德顺和母亲郭金梅都已经40的人了。

  翠儿刚初中毕业,学习一般,以最后一名的身份进了县一中,姐姐就小学毕业,所以她成了家里学历最高的。母亲虽然是家庭妇女,但是出身名门学识气质都不一般,对孩子的要求也越加严格。父亲是清朝官府里面管银库的后代。这一家人生活在农村,以种地为生,平时与人和睦相处,未显出与他人的优越。但做事说话干净利落让大伙信服,所以受村里人尊敬。

  万家不大,进门是一个祠堂,正中摆两个太师椅,后面是一个木头屏风,祠堂边上有一间屋子是万德顺的书房,屋内挂着“养心室”的木匾。绕到屏风后面出了祠堂有一个小院,院中一棵大槐树,是清朝时候种的,树底下有石桌石椅。院子剩下三面有一套书房,一套卧室,还有厨房和茅房。

  7月的太阳是升的很早的,万大叔一早起来就去了村委给刚收的麦子称重,给大伙算钱。万妈把四个孩子叫起来。每天上午是练功和读书时间,4个孩子无论大小都睡眼朦胧的起来了走进书房。他们也有时想睡懒觉,但只要喊了3声还不起,就有木头板子伺候了。(www.Meiwen.org)

  到了书房,四个孩子一人一面墙,墙下面有大书桌,孩子们跪在条凳上面冲着书桌开始背昨天学过的东西,然后挨个到母亲面前背书,背不对了就主动伸出手来挨母亲的戒尺。翠儿是背的最不好的当然挨打挨的最多的,天天左手都是肿肿,手心肿了转天就打手背。

  快到开学的时候了,翠儿的心也早早的飞到了家外,愈加的不用心念书了,做别的事情也总是心不在焉,当然总出错。

  这不,晚上在点火烧饭的的时候,没看好火,把一锅汤弄沸了只剩下小半锅了。

  吃饭的时候气氛就有点不正常,果不其然,吃完饭,万爹对这翠儿说“跟我过来!”翠儿低着头跟着爹爹走出房门跨过院子来到了祠堂边的那间“养心室” ——受罚的地方。

  走进这间小屋,万爹在翠儿身后砰的把门关上,翠儿打了一个哆嗦。万爹坐上座,啪的扬手重重的打在书案上说:“跪下”。翠儿低着头跪在了父亲面前。“快上学了,也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活了啊,咱们还有帐没清呢!还记得吗,今天咱们老帐新帐一块算。说中考都考多少分,该挨多少,还有这两天都犯了什么错?”舒儿低着头小声地说:“语文95挨35,数学80挨55,化学95挨5,物理73挨37……今天把汤弄了,还唉、唉不知道”说着说着她小声抽泣起来“一共挨172下!”翠儿从来没有一次要挨过这么多打。“到床那边脱衣服去!”万家规矩无论男孩女孩,挨打都要脱光了,内衣也不准剩。翠儿一边脱衣服一边哭,速度特别慢,先脱外衣,再脱内衣,然后脱裤子,再脱粉红色的内裤,洁白的屁股和阴部都暴露了出来,等都脱完了,万爹说“自己拿家伙。”翠儿低着头,从旁边的柜子里的第二格抽屉里拿出来一根家里祖传的红木板子,长半米宽一尺厚一寸,还有一个雕花把。还拿出来一个食指长的,中医用的银针交给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的父亲。然后走到床前,把两只手扶在床上,两脚劈开近一米。屁股冲着父亲。父亲先把银针横着深深插进翠儿的两瓣屁股中间,这是顶着让人挨打的时候不准紧张,紧张时肌肉一收缩就扎到了,特别疼,这样防止打出肌肉萎缩,而且肉松的时候打得使被打者最疼,这样打着实着。插进去时翠儿先是抖了一下就不动了。父亲高高扬起板子重重的朝着翠儿打了过去,翠儿上身动了一下,眼泪花的出来了,但不准出声,不准躲,要不多打,而且每打一下要自己报出数来。翠儿屁股上顿时出现了与板子一样大的红印,翠儿顿时感到火辣辣的疼,哭着小声说“一”。隔了几秒钟,爹又扬起板子朝着同样的位置,狠狠地打了过去“这回声音小了,学习时怎么不想着,大点声。”翠儿的屁股立即肿了起来比刚才疼几倍。爹从来不连续的打,每次都是隔几秒钟,这是要挨打的人从份体验每一次的疼痛。每挨一下翠儿下身不敢动,上身抖动一下,打了十几下,翠儿的屁股已经变得红紫红紫的,肿得是原来的两倍,爹开始往下打大腿的背侧,刚才的最后几下已经疼得麻木了,这下新的疼痛又袭来了,“四十一,四十二,爹,我错了,别打了,呜呜呜呜……”翠儿这才哭出声来。翠儿站了起来,面冲着爹,对自己的屁股和大腿经疼得没什么感觉了。这时候妈妈和姐姐进来了,姐姐一下子搂住了翠儿,爹看见了,说“你说她错了吗?该不该挨打?”姐姐低下头没说话。娘说“蒙儿,你出去,你别护着她,今天一下也不能少。”蒙儿只好出去了。这下可好一个人变成两个人,翠儿吓得不敢出声了。娘从身后拿出一个胸罩摆在了翠儿面前,翠儿一愣。“我怎么跟你说的,这个除了洗澡不准摘,你几天没带了,藏在床铺底下。看你那个乳房大的,让人笑话。这回得让你记住了。”说着,娘从爹的桌子上拿起一个戒尺“继续数着”然后打起来翠儿的乳房,先打左边,在打右面,翠儿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乳房上出现的一条一条红檩子,钻心的痛,可是在娘面前他是不敢哭的,只能一下一下的数着,打了四十多下,翠儿的乳房上没有没被打倒的地方了。“还差多少下?”翠儿的眼泪这才干往下流,“还差80下。”爹这时说话了,“去拿那个来吧,她都15了,你一直都给她用,让你惯成这样了。”爹冲着门外站着的蒙儿说,把给你用的刑板拿来,一会儿蒙儿拿进来了,这是一个用铁镶的木头板子有一米半长,半米宽,在板子下面四边还有用木头做的四个一公分的腿,这也是家里的传家,用来惩罚家里的女孩子的。这东西翠儿只见过一次,是偷偷的在厨房看见妈妈惩罚姐姐时用过。“跪下”娘冲着翠儿喊,然后爹把这个刑板压在翠儿的小腿上,好沉啊,翠儿的脚只能被冲这地平过来,刑板的四个腿压在地上,翠儿的腿一动也动不了了。然后娘把翠儿的双手背过来,与刑板的尾巴的铁环绑在了一起,这样翠儿直跪在地上,上半身向后仰着,乳房几乎冲着屋顶,动弹不了。娘从第二个抽屉里取出一个小盒,翠儿看了,知道终于要挨“女儿刑”了,原来娘总吓她,但从来没有用过。娘取出一个针,走到翠儿面前,迅速的插进了女儿的左面的乳房,翠儿从来没受过,反应特别大,本能的要动,可是动也动不了。哭也哭不出声,因为头扬着,上不来气。只能扭动的,大把大把的流泪。“这个是因为你心浮”娘迅速的拔了出来,又插进了旁边的乳房,翠儿使劲的扭动的,哭泣着,浑身都出着汗。“看你第一次,一针顶五板子。”翠儿刚被抽打过的乳房,现在更疼得没有了意识,已经控制不了了,只是玩命的哭,脑子里已经一片空白,也不记得已经挨了多少针。最后一下让翠儿叫了出来,是插在了右边的快到了头的位置。整整扎了十六针,两边各是八针。翠儿不知道怎么被松开手,把刑板拿下去的。娘拿过来一块纱布让翠儿自己擦胸上渗出来的血。爹说“这算好的,以后在犯错,自己看着办啊。别说你上高中,就是以后嫁人了犯了错也要受罚。咱不说好了高中开始重新开始算数吗,但以后最低二十,第二次在犯错加5。现在自己拿搓板和尖子去祠堂反省去。”翠儿站起来,还是一直哭着,但是腿已经压麻了,全身都疼。到床边上拿了搓板和尖子走出“养心室”。把搓板放在祠堂中央,跪了上去。然后把尖子卡在自己屁股个腿连着的地方,下面卡在搓板的棱子中间。尖子是一边削尖的木头棍,长度正好是搓板到屁股下面的距离。这样跪着的时候不可能偷懒,也不能睡觉。只要一动尖子就会扎到。翠儿再也不敢想以后的事情了。也知道了姐姐挨罚的时候的剧烈疼痛了。好在快要上学了。

上一篇:杜月笙晚年没能回归祖国内幕 下一篇:走进《朝花夕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