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means No

  刚来美 国读博士的时候,在系里听到风言风语,说是中国留学生只喜欢与中国人做室友。有一次有个教授就在我面前嘀咕:那英语怎么提高?怎么能了解美国文化?为了不加强他们的这种印象,我就铁心找了个美国室友。

  第一个美国室友也是个在读博士。不过她搬家的第一天,就和我遭遇文化碰撞。她的家私里面,居家过日子该有的东西她都没有,不该有的她都有。她来来回回搬的就是这些不该有的东西。

  先搬上来的是一盆植物,再搬上来的还是一盆植物,三盆、四盆、五盆……从窗户里去看她的小车,里面盆盆罐罐的,竟然全都是植物。搬了几个回合到三楼,她也有些气喘吁吁,大汗淋淋了。

  “让我帮你吧?”我说道。她很客气地说:“不用,不过真的很谢谢你。”我觉得她只是客气一下。一边跟她下楼,一边说:“没关系,我反正也没什么事。”然后就准备去拿一盆植物。

  不料一直十分客气十分温婉的她突然火山爆发起来,冲着我大声嚷:“我说了不用,你知道‘不’的意思吗?‘不’的意思就是‘不’!”

  我一下子呆住了,根本没有料到自己的一番好心会是这样的下场。后来,她送我一本图画书,算是赔不是。

  搬好后,她房间的一半都给了上百盆的小植物。角落里铺着个孤岛般的小床垫,再加上一个神秘的大盒子,就是她全部的家当。不过她没住多久就被房东下了逐客令,原因出在她那个大盒子上,里面偷住着一只猫。我们公寓禁止养动物,思想单纯的她竟然去和房东商量猫的事,房东就说,要不她的猫搬走,要不她和猫一起搬走,结果她就和猫一起搬走了。

  后来还和几个美国人做过室友,发现美国人个体之间的差异大到让我有点无法相信。相比之下,中国人共享的东西就要多得多,大到职业观、爱情观、价值观、世界观,小到美貌标准、学历情结、车子房子票子孩子面子等等,似乎都有一个量化的,能被大多数人认同的标准。而美国人的标准就像一个万花筒,看着像什么的都有可能。

  当然美国人也有一些共享的东西。相比中国方圆几十里就变化一下的方言与菜谱,英语与快餐在美国就显得很有普世价值。虽然美国南北的口音不同,但大家竖起耳朵还是能听懂彼此。

  另外一个具有普世价值的美国观念是对个体的尊重与个人空间的保护。因为太过注重,有时候就走极端,或者显得过分敏感脆弱。

  我后来和另一个关系很好的美国室友吃饭,自己下厨做了几个拿手菜。她尝了一个,连说好吃。我便说,那多吃点。她说:“不了,谢谢。”我又按中国人的思维多劝了一句:“再吃点吧,真的很好吃。”她的脸色立刻晴转阴,似乎受了很大的侵犯。

  我马上想起来以前那个室友的植物以及她嚷出来的“No means No”。该死的英语单词No!为什么它的意思连一个GRE、托福都考高分的中国博士生也无法明白?这边厢,我一片好心天地可鉴;那边厢,她们大概觉得我就是一个无视他人感受的坏蛋。后来我领悟出来,这不是我的错,也不是她们的错,这实在就是文化差异的错。

  再后来的一个美国室友更加神奇。起因是有一天她妈妈来访,听到门铃后她从门眼里看到是她妈,并不开门,而是转向我,有点气愤地说:“是我妈,她怎么来了?为什么没有和我预约呢?”接着就蹑手蹑脚地回来了。

  我就问她:“是你妈,你不想让她进来?”她瞪大眼睛:“干吗让她进来?她又没有和我预约。”她妈妈按了一会儿门铃就离开了。

  几天之后,我的室友还对她妈妈开车几十分钟贸然来看她感到生气。看来,个人空间的观念是不分生疏的,美国人大义灭亲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