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遇见你

  文案:

  去作陪献血的时候,见到签名单上的这个名字,被其漂亮的字体吸引,闲来无事拿了旁边的一介废纸临摹,于是引得上来拿回遗漏手机的某名英俊男生,似有若无,若有所思,狐疑地瞟了眼她临摹的名字……莫非她写的草稿是他的?

  连番的偶遇最后在一场高中同学会上再次见到了他。

  最后在分道的时候,这位睿智而低调,严谨而稳重的外交系老大,文质彬彬地说了一句,“我曾给你写过一封信,你记得吗?”很久之后安宁的脑子都是纷纷乱乱的,意思是……她竟然拒绝过……徐莫庭……

  人们在最青春的岁月里挥霍青春,只盼望回首,不要遗憾。

  第一章第三根肋骨

  1、

  李安宁在书房里捣鼓域名,要把它从Godaddy迁移到name.com,但由于Godaddy后台十分变态,搞得安宁异常纠结。此时MSN上毛毛呼叫,问她什么时候回学校,顺便非常迅速地发了一份研二第三周的实验大纲。安宁一看受惊了,果然研究生的真正工作是当导师的杂役,竟然连帮忙搬家的事情也在大纲里……(m.Meiwen.org)

  安宁:^-^能不能叫搬家公司啊?

  毛毛:你出钱,我赞成。

  安宁:……

  毛毛:对了喵啊今天是911呢。

  安宁:哦。

  毛毛:你说这种大日子,咱们是不是应该给美国总统打个电话问候下啥的?

  安宁:国际长途很贵的,少说几句吧。

  毛毛:你打算说啥?

  安宁:嗯……年年有今日吧……

  李安宁研二的日子是这样的,每天早上七点起来,YY半小时,回归现实,然后杂役,实验,SPSS,实验,杂役,PPT……

  这天安宁出门碰到隔壁寝室的蔷薇:“阿喵啊。”

  安宁:“早。”

  蔷薇一听面部开始狰狞:“为什么我要那么早起啊?为什么我要天天通宵赶报告啊?为什么我就是没有男人啊!!你说,为什么?!”

  安宁:“那个…其实我也没有男人……”

  蔷薇:“不行,我今天一定要请假,我要去找男人!喵你想办法帮我跟老太婆请假!”

  安宁:“要不……事假?”

  蔷薇忽然深沉盯住李安宁:“奇怪了,你这女人,外貌身材头脑冷幽默一应具全,咋就也没男人呢?”

  安宁同悲愤:“就是说!莫非现在的男人要求都太低了……”

  蔷薇:“……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

  周末安宁骑着她的新座驾回家,之前她买过两辆自行车,一辆被盗,一辆被毛毛抢去至今未归还,这次她大手笔买了辆小绵羊,外加两把锁,迎风而起时,安宁深觉自动挡的果然比脚动挡的惬意。

  然后正当她惬意之际撞上了一辆轿车,事情是这样的:拐弯,撞上。

  李安宁从地上站起来时,她的小绵羊“噗嗤”了一下,熄灭了……

  “小姑娘,你没事吧?”

  “我的绵羊……诈尸了……”

  那司机大叔估计没听明白,于是,又问了一遍,“你有没有受伤?要不要送你去医院看看。”

  安宁叹气,拍拍身上的灰尘,“我没事。你给我张名片吧,如果我家绵羊真的挺尸了……”回头看到那辆闪亮的车门上有一道长长的刮痕,“唔……算了,各自收尸吧。”

  大叔:“……”

  此时旁边一人经过,他没看她,但安宁却很精准地看到他笑了。

  李安宁后来才想起来,那人是他们系的师兄,很有名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名。

  绵羊事件后的一周,安宁不上心跑错了一个音乐进修班,然后很悲催地被点了名。

  老师:“沃尔塔瓦河的特色在于不断重复主题及变奏……那么这种重复的节奏表达了什么?”

  安宁:“重复……重复……呃……就是……无限循环小数……”

  双方都没明白。

  老师正色状:“那么,你觉得这个曲调适合运用在什么地方?表现什么样的情绪?”

  安宁小声说:“适合做闹钟……”

  老师:“你课后留一下。”

  李安宁生平第一次被留堂。

  当所有学生边走边笑着看她最后一眼离开后,安宁被老师叫到前面,面黑板思过。

  沃尔塔瓦河(La Moldau)是选自斯梅塔纳交响诗《我的祖国》。作曲家以细腻委婉的笔触,刻画了沿岸秀丽的风光,描绘了捷克人民的生活习俗,以独具一格的音符倾吐了对祖国的深沉的热爱……爱……

  安宁有些眼花了,眼珠转了一圈瞟向写在黑板右上方的一栏奖励生名单上。

  钱琳琳,李波,徐莫庭……徐莫庭……莫庭……安宁突然有点想笑,莫庭,是不是他的父母希望他永远都不要停下来呢?

  安宁一副专心致志的研究模样,让严苛的老师终于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于是说:“今天就这样吧,你可以走了,下次注意。”

  安宁:“哦。”下次我应该不会再走错教室了。

  2、

  安宁上午实验完后去图书馆整理资料,顺便还上次借的两本书,今天人不多,只有四五个在排队,习惯性等的时候茫然注视前方……这次是一道高挑的背影,唔,她的头只到他的第三根肋骨。

  然后她听到经常说她拖欠还书日期的黑面老师说:“同学,你卡消磁了。”

  安宁精神一振,她看着前面那道身影,只听他说:“这样,那给我写张单子吧。”

  佩服啊,她通常都是对着黑面点头道歉的。

  黑面又说:“你当这是商店吗?赶紧去换了卡再来借书。”

  对方略沉吟,而安宁不知道怎么很勇敢地探出了脑门,“那个,用我的卡吧。”

  于是乎,黑面黑着脸刷卡。

  他接过书,看了她一眼,“984932,我号码。”

  安宁摆手,“你还了书就可以了。”

  对方微迟疑,说了声谢谢点头离开。

  安宁弄完总结回宿舍已经将近七点,一进门就看到毛毛撅着屁股在墙上蹭,不由一惊。

  “莫非……猴子附身……”

  毛毛白眼:“是我屁股坐太久啦,估计起疹子了。”

  基本上毛毛这个人每天就是对着电脑看小说,境界可以强到十二小时屁股不动一下,直到霍然而起,“憋死我了,憋死我了!”然后冲进厕所,一分钟后满面笑容出来继续回到位子上将页面上“恩恩……啊……”“不要……”“人家,人家已经……”慢慢地刷下来。

  作为一个研二生,她能把日子过得如同大二一般,也是一种能力,安宁深深佩服,哪里像她,过得跟无限循环小数似的。

  蔷薇勒着裤腰带走到她们门口:“阿毛,你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食堂快没饭了。”

  蔷薇室友丽丽跟在后头,“我说薇薇你就不能塞好了裤子再从厕所里出来?”

  蔷薇转向她嫣然一笑,“人家喜欢在大庭广众之下勒裤腰带嘛。”然后转头,“毛毛!!”

  “等等等等,马上要高X潮了!”

  众人黑线。

  等一干人走后,安宁开电脑,一上线表姐的头像就闪过来:在吠一声。

  安宁:喵。

  表姐:我给你发张美男图吧。

  安宁:= =!不要了吧。

  表姐:只是让你YY一下又不是让你上他你紧张什么?

  安宁:……我没紧张啊。

  表姐:我们以前系的一个师兄,第一任打击社社长。

  安宁:打击社?(安宁理解为打击人的社团)

  表姐:恩恩,打击社!帅啊,来来来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一分钟后,表姐:……丫的你版本过低?

  终于安宁被迫装上最新版本MSN之后,她看到了打击社社长……有点面熟,貌似以前在表姐电脑里看到过,然后她闲来无事……恩……玩了一下,这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种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

  安宁只恨不能拍手:好!

  表姐:好像PS地过了点,我怎么看着都成女的了……丫谁P的?!

  安宁潜了。

  隔天晚上,安宁的另一个室友沈朝阳从广东赶回来,这人前段时间摔断了腿,请了半个月假,也是安宁请的“事假”,只是当某阳用草上飞的速度朝她们奔跑过来时,安宁觉得她怎么就那么傻……

  沈朝阳热情地拉着安宁,顺带毛毛蔷薇,去了本城最高档的面店——“一碗面”。

  朝阳:“我觉得我胖了。”这句话说出来通常是让人家反驳的。

  于是蔷薇毛毛:“哪有!”

  安宁:“恩,是有点。”

  面条上来后,朝阳:“我是不是应该减肥了?不过我喜欢躺床上,不喜欢运动。”

  安宁思考一秒:“那就……床上运动?”

  众:“喵,你下流!”

  安宁无语:“是你们不纯洁吧。”

  蔷薇“切”了声:“人家我最纯情了!对了,吃完晚饭后我下□片去。”

  安宁黑线:“下这种东西电脑会中毒的吧?”

  蔷薇:“对哦。那我让我们寝室长下去,让她中毒。”

  安宁折服,说:“英国大选结果出来了,我赢了。”

  蔷薇:“我就知道我选得那个没出息!哎,□片这种东西一般都是可遇不可求啊。”

  安宁:“其实克莱格就是身家不够,实力还是有点的。”

  蔷薇:“如果我有身家,我自己去找人拍AV,你说多好?”

  安宁:“卡梅伦也没见得有多好,只是现在金融危机下,有钱总是好办事。”

  众:“……”

  蔷薇,安宁:“以后再讨论吧。”

  然后安宁听到旁边桌有人笑了出来,侧头看过去,是一个长发的女孩子,此时正有意思地看着她,安宁有点不好意思了,下一刻安宁看到女孩对面的人,咋又那么眼熟呢?恩……第三根肋骨。对方抿着唇,侧脸很好看。

  安宁事后想想,幸亏她是安宁,不是蔷薇……否则丢脸死了。

  3、

  周五下午,安宁等人从实验楼回来,路上看到一辆献血车,停在校体育馆门口,人潮涌动。

  蔷薇:“想当年啊,我去献过,结果被赶了下来。唉,当天B型血太多,说B型的不要……B型怎么了?!你才B型呢!你们全家都B型!!”

  安宁:“其实父母是B型血,出生的孩子百分之七十五是B型的,所以,全家都是B型的概率是相当高的。”

  蔷薇终于暴走了,毛毛和沈朝阳闷头笑。

  最后毛毛跟安宁去献血,朝阳安抚蔷薇。

  结果那天毛毛的B型血被选中了,安宁的O型血被淘汰,原因是不到九十斤。

  对方的原话是:“姑娘,你的体重没达标,不到指标献血容易出问题,你看,你献了血,回头我们还得给你输血——”

  安宁:“……”

  安宁在献血名册上签下毛晓旭三字的时候,看到上面一格里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名字,徐莫庭,很漂亮的笔迹,安宁想,他以前一定练过书法。

  无聊之际在旁边的废纸上描摹起这个介于行书和草书之间的名字。然后看到毛毛痛苦的表情,其实开始是安宁想来献血,毛毛陪同……安宁扭头看车门外。

  这时有人上来,安宁“咦”了一声,第三根肋骨啊……他跟抽血的两名护士微颔首,看到她坐在那里似乎愣了一下,随即走过来轻扫了一眼桌面,然后找到了那只被纸张覆盖住一半的灰色手机,走开时,他又似有若无,若有所思,狐疑地瞟了她临摹的名字一眼。

  安宁当时想的是:莫非她写的草稿是他的?

  晚上安宁常规跟表姐聊天。

  安宁:我今天去作陪献血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帅哥,恩……事实上是第三次看到。

  表姐:噢。说起来我今天竟然吃中饭了,决定是不吃的。

  安宁:你平时都不吃吗?

  表姐:什么平时都不吃啊?!今天第一天决定不吃,结果还是吃了……

  安宁:……

  又是平静的一天过去。

  而这周末安宁不回家,惯例去图书馆消磨时间,主要是那里有空调。

  这次她刚进去,黑面就朝她“喂”了一声,“同学,过来一下!”

  安宁左右一看,没人,无可奈何走过去,“老师有事么?”

  只见对方从后面架子上抽出一本书扔在柜台上,“以后别把私人物品留在图书馆里,这会增加我们的工作量。”

  “……这不是我的。”虽然她看的书很杂,但是,《当代中国外交概论》,她应该还没看过吧?

  “你叫李安宁,我没记错吧?”

  “是……”不是吧?已经记住她名字了?

  “那么就是你的了。前天来还书,这本夹在里面。行了,赶紧拿走。”黑面不再理她,忙碌地俯身看电脑,安宁从后面的玻璃里看到黑面在……偷菜,唔,果然很忙。

  最后安宁拿着那本《当代中国外交概论》,找了一个位置安安静静啃起来。

  中途有两个女生坐在她对面,坐了大概十分钟,开始聊天。

  A君:“这个暑假我家楼下不是失火了么,我跑出来的时候我男朋友已经在外面了,我当时就问他你怎么不等我?我男朋友说当然要先跑出去啊,我不跑出去怎么救你?我瞬间窒息了。”

  B君:“这就是你跟他分手的原因?”

  “其实啦——”A君笑:“我老早就想跟他散了,你知道,我一直欣赏江师兄的。”

  B君:“江师兄啊……我记得物理系的傅蔷薇不是经常来我们文学院找他么?真不知道安的啥心?”

  A君:“司马昭之心呗。”

  安宁:“其实……蔷薇以前是姓司马的。”

  “……”

  对面两人在一分钟之后离开了现场……安宁继续回归书本,中午回宿舍,路上习惯性问两名足不出户的室友要不要带午餐,均回减肥中。在快到美食家门口时倒是看见了蔷薇,她正拉着个人说话……安宁随后想起来,这人是上回绵羊撞轿车事件时走过的那位有名师兄。

  “喵!”

  原本想悄无声息走另一扇门的奢望被那声响亮的喵叫声扑灭了,只能走上去。

  蔷薇:“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大学时期的室友,李安宁。”

  他这次对着安宁终于笑得明目张胆了,“是你呀?”

  安宁:“……不是。”

  蔷薇:“安宁,这位是我母校的师兄,当然也是现任师兄啦!你绝对有听说过他,中国民间文学系的,我们学校的期刊校报都是他在出。”

  安宁见两人都看着她,她似乎应该要说点什么,于是:“师兄,你——叫什么名字?”

  继江旭后来回忆:李安宁这厮绝对能温温婉婉地把人活活气恼死!

  这天安宁陪同蔷薇和有名师兄吃了饭,的确是吃饭,安宁一直在默默地吃,因为饿了。中间收到表姐一条短信:“减肥的黄金时段应该是25岁之前,我也觉得25岁之前减肥很容易的”简直是放屁!

  安宁感叹减肥果然是世界的主流啊。

  4、

  隔天安宁啃着早餐去上公开课,她一向是踩着铃声进门的,蔷薇在位置上朝她招手,看着安宁慢条斯理走上来,不由对旁边的沈朝阳说:“你说喵是来上课呢还是逛大街啊?张老头都在瞪她了。”

  沈朝阳:“你有见过她对什么事情急躁么——你说我的实验报告怎么办啊?现在就要交了!”

  蔷薇一笑:“兄弟,早死早超生吧。”

  沈朝阳:“……你陪葬?”

  蔷薇:“我烧纸钱。 ”

  “有本事你烧真钱给我啊!”沈朝阳把包拿开让安宁坐下,“阿毛呢?”

  安宁:“她扭到腰了。”

  蔷薇惊讶:“毛毛那腰……都那么粗了,怎么还能扭到啊?”

  这时旁边的C同学靠过来对安宁说:“喵啊,你刚太可惜了,如果早来五分钟就能见到帅哥了。”

  朝阳“啧”了声:“也没怎么样吧,就身材好了点。”

  后座D:“某阳,你绝对是酸葡萄心理。”

  C:“他好像是来跟老张交涉什么事的?莫非是想要来上我们的课程?”

  D:“我先前上去交报告时故意停留了一下,他似乎是在跟老师拿上课名单什么的。”

  安宁打开背包随便说了句,“应该是学生会的人吧?”

  众人均一愣,回想起那架势,觉得甚像。

  蔷薇不怀好意地笑了:“莫非学生会终于要做本大的黑名单了?”

  C,D,朝阳:“那你绝对是第一个!”

  那天老张的量子统计完了之后,安宁原本想去生物工程那边旁听一堂医用课,结果出来发现外面在下雨,三人之中只有沈朝阳带了一把小洋伞,蕾丝边,中间还有几朵漏空的绣花图案。

  蔷薇:“你说你这伞是要来干嘛的啊?它撑太阳的还漏光吧!”

  朝阳:“我这不是看着它漂亮嘛。”

  蔷薇:“行。去,去雨里兜一圈,让姐姐看看有多漂亮,喵的!你——”

  安宁:“恩……薇薇啊,请不要把它当脏词的代名词,谢谢。”

  蔷薇再次暴走。

  最后打电话让扭了腰的人送伞过来。

  毛毛:“我扭腰了呀。”

  蔷薇:“那你就给我扭着腰过来!!”末了加了句,“再多说废话以后别想让我帮你点名。”

  毛毛飞奔过来时,朝阳笑着拍拍她肩,“辛苦了啊兄弟。”

  安宁安慰:“腰没事就好了……”

  众默。

  周三帮导师搬家。这其实是一件挺郁闷的事,做好了是应当,做的不好那就是能力问题,说不定还影响“平时成绩”,安宁跟毛毛相偕走进办公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两位同学在了。

  导师跟她们介绍:“这两名是外交学系的,以后他们跟你们一组,不同系不同课题,但我希望你们也能从中互相得到帮助和提升。”

  “一定一定!我们一定会互帮互助的,老师您请放心。”这是昨天晚上挂上导师电话后一度诅咒他祖宗十八代全搬祖坟,外加指天发誓如果再回他一句话她就跟他姓的人说出的第一句话……安宁望窗外美好的夏末秋初。

  不过安宁想这物理系跟外交学系完全搭不上一点边,怎么互相帮助啊?后来安宁觉得自己很傻,真的,当她跟外交学系的同仁一起扛着一张桌子往二楼搬的时候她深深体会到了那句互相帮助和提升的深刻含义……

  中途休息的时候,安宁坐在小花台边乘凉,一同仁走过来坐在她旁边:“你叫……李安宁?”

  “恩。”安宁正在慢慢喝水。

  “还记得我么?”

  安宁偏头看她,“你是……”也就是不记得了。

  对方也不介意,笑道:“上次在面店里听到你跟你朋友的一番对话,印象深刻,只是不知道你叫——李安宁。还没自我介绍,程羽。”

  她每次在“李安宁”前的那一秒停顿总让安宁觉得暗含意义,于是安宁回答:“哦,我叫李安宁。”

  这时手机响了一下,是表姐的信息:“胴体”,我考,这个念dong啊,我一直念tong呢!你念念看,当场笑抽过去了我!在课堂课上!

  安宁念了一下,咬唇……唔,的确是有点变态的发音。

  程羽微微扬眉:“什么这么好笑的?”

  安宁咳了一声,想了想说:“上帝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我觉得这句话挺有道理的。”

  冷场。一旁外系的那男生也听到了,笑出来:“上帝说的话原来这么有意思的,他老人家还说过什么话来着?”

  安宁:“恩……整本圣经都是他说的。”

  外交系两人:“……”

  事后他们自我检讨,怎么会被个物理系的人弄得搭不上话呢?得出的结论是:这个姑娘思路不对。

  搬家事件之后安宁整整休息了一天,隔日回家让母亲大人在腰椎骨贴狗皮膏药。她是本市人,来去也方便。从学校后门坐公车到家只要五十分零十七秒,她做过平均差,中位数和众数,这个答案很精准。

  晚上在家陪同母亲大人看电视,看到一幢老洋房,李太太:“宁宁,这房子真漂亮呶。”

  安宁:“嗯,是啊……地板好像是上桐油的……”

  李太太:“是啊是啊。”

  安宁:“桐油好像烧起来很快的。”

  李太太:“……”

  恩……安宁承认自己很会冷场。

  第二章外交官

  5、

  这次安宁回家住了两天,收到关怀无数,主要是让她回去的时候带吃的。只有毛毛坚决反对,说食物进宫会给她带来莫大的精神折磨!安宁看着群上的人集体围攻毛毛,偶尔发一个笑脸上去,证明……恩……围观中。

  蔷薇私下找她:在干嘛?

  安宁:看一个俄国人的翻译贴。

  蔷薇:什么东西?

  安宁:《尸体的最佳处理办法》和《关于化尸水的可行性报告》。

  蔷薇:这种东西很恶心的吧?!

  安宁:我看得很happy啊。

  蔷薇:你不一样。对了,昨天我跟江旭吃饭,他说起你了。

  安宁:噢。

  蔷薇:没啥别的了?!

  安宁:恩……谢谢记挂。

  蔷薇:……

  蔷薇:回来给我带烤鸡!

  安宁:好。

  蔷薇:阿喵,我要是男的我就娶你。

  安宁:就为了一只烤鸡?

  蔷薇:哈哈,是啊!

  翌日安宁回学校,给同学们带来了肉和希望和精神折磨……冬装的大衣袋子里满满一袋,如果是精神折磨的确挺残忍的。

  在经过食堂后面的篮球场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第三根肋骨……好像不小心注意他之后就会经常看见他。

  场外许多人在观战,安宁在外围看了一会,他把球抛给同伴时像忽然注意到什么,停下来往这个方向望了一眼……安宁左右看了看……恩……好多美女啊。

  “李安宁?”身后有人叫了她一声,安宁回头……有名师兄。

  江旭走过来,“怎么拿那么多东西?刚从家里回来?”

  “恩。”

  他笑道:“我帮你拿点吧?”

  安宁:“不用。”

  江旭:“不必客气。”

  安宁:“不是,恩……我跟你不同方向。”

  “……”如果说有女孩子拒绝他已经算是少有了,再加又是以这种理由,江旭头一次觉得哭笑不得。当回过神来时对方已经慢条斯理朝她的方向走去。

  那天寝室坐谈会,人手一只烤鸡,毛毛是两只,安宁把她那份给了她,双倍精神折磨。

  蔷薇惯例从日本AV说起,然后说到日本首相出唱片,“我觉得这日本首相还真是不务正业,我记得上次谁还跟我说过他超级喜欢看漫画啊。”

  安宁:“恩……已经换了。喜欢看漫画的是麻生。”

  蔷薇:“丫下台了?!这么快?”

  安宁:“现在这位是鸠山……他的八卦你可能会更喜欢。”

  众人立马精神振奋:“怎么说怎么说?!”

  安宁:“……就是抢别人的太太,具体是自己父母的好友的弟弟的太太……”

  朝阳:“日本真是个充满行为艺术的国家啊。”

  蔷薇:“非人类聚集地。”

  毛毛:“兽类!”

  朝阳:“太污辱兽了。”

  蔷薇:“丫日本人居然还谴责中国人冷漠没有爱心!”

  毛毛:“反正跟韩国差不多那种货色啦。”

  安宁:“怎么说呢?思密达也就是自我代入一下我们的历史,没什么实际杀伤力,日本,恩……最想的就是生吞了中国,比较麻烦。”

  朝阳:“‘思密达’笑抽我了!喵你怎么那么可爱啊!!”

  安宁微笑:“因为我是李安宁嘛。”

  众:“……阿喵,你傲娇了。”

  周一上来第一堂是老张的量子统计,安宁这次难得在铃声响起前进门,然后,她没有看到朝阳等人朝她招手,却在第一排的地方见到了他……恩……未免太频繁了吧?而他看到她,竟然淡淡说了一句,“你过来。”

  正当安宁不明所以之时,他又说了句,“坐这吧。”从容自若又彬彬有礼的语气,却也不容拒绝,安宁坐下时才发现——她坐在了他旁边。

  安宁侧头看了他一眼,对方已经一本正经翻看书本。

  他叫她来干嘛的啊?

  一整堂课,他都在听讲。偶尔放在桌上的手机亮一下,他会回条短信。安宁不敢明目张胆看他,于是只能看着他的灰色手机,以及跳跃在手机上的修长手指……

  安宁发誓,她其实不是想看他的,她想问他干嘛叫她过来……

  “呃——”

  “听课。”不变的文质彬彬语气。

  ……这样很难会有人再听得进去吧?

  他似乎感觉到她在“注视”他,微抬头,清淡问了一句,“带了《外交概论吗》?”

  “恩……带了。”虽然云里雾里,但还是把最近随身带的《当代中国外交概论》递上去,他单手接过,翻到序页,写了点东西,然后又递还给她。

  安宁下意识翻看……漂亮的书法字体,未干透的字迹……徐莫庭……

  6、

  原来第三根肋骨就是徐莫庭啊……

  安宁躺在床上思量……世界上还真是无巧不有。怎么绕一圈他是他呢?不过,又好像不觉得突兀。想到他后来要她号码时的表情,那么天经地义……怎么能有人如此理所当然地去执行一些事?

  沈朝阳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安宁抱着枕头、戴着耳机蜷在床上,微讶:“阿喵,你没去上课啊?”

  安宁抬起头,“去了,回来了。”

  朝阳看手表:“都十点了呀!我做实验都做昏头了。对了,今天蔷薇跟毛毛去隔壁大学看篮球比赛了——”

  安宁已经摘下耳机,下床找拖鞋,“我下了课才看到短信,不过今天老师没点名。”

  “啧,我每次不去他都点,什么态度嘛?”朝阳说着递给安宁一张海报,“路上人家发的,挺有意思的。”

  “X大形象大使”火热征集中……“噢。”

  “嘿嘿,我们让毛毛去参加吧?”朝阳笑着随手拿起安宁桌上放着的一本书,“你怎么在看这种书了?”

  “恩……”安宁已经走到饮水机旁倒水喝。

  沈朝阳翻了两下,刚要放下时又似看到什么重新拿起,翻开,“徐……莫庭?阿喵,这书不是你的呀?”

  “不是。”

  “徐莫庭,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

  “……姓徐的人蛮多的。”

  朝阳忽然淫淫一笑:“阿喵啊,这样是不行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安宁:“恩……我从严吧。”

  徐莫庭这边上了一堂就内容而言无用的课程之后,回到宿舍放了东西,张齐看到他不由一惊,“你今天不是在监察院吗?”

  “过来办点事。”

  徐莫庭做事一向低调,研一时已经在监察院公干,偶尔学校有事情他才会过来一下,“办事?学校出了什么大事我不知道么?”

  徐莫庭拍拍他肩背:“私事,与你无关。”

  “哈,说起来你最近来学校挺频繁的,老大,这不像你啊——该不会真如程羽妹妹所说的你看中了咱们学校某个女生了吧?”

  徐莫庭一笑:“我不否认。”

  安宁再次见到徐莫庭是在三天之后的“形象大使”报名场上,沈朝阳跟她是被蔷薇胁迫过来的,而他身边陪着的人是上次和她一起搬家的女生。

  安宁昨晚被表姐拉去玩了大半夜的游戏,困得要死,看报名的不少,轮到她们起码要半小时,安宁此时只想找个座位眯一眼。

  “朝阳,我去外面坐会,你陪薇薇吧。”

  沈朝阳昨夜是亲眼目睹某喵打着瞌睡玩魔兽的,于是大手一挥:“去吧!”

  安宁刚出体育馆侧门,表姐电话进来,“我被吵醒了!”

  安宁:“法老说,打扰别人睡觉会下地狱的。”

  表姐:“你来执行吧,让我们宿管老师下地狱。”

  安宁:“我能执行今天早上就不起来了,以及,昨天晚上……”

  表姐:“什么?”

  安宁:“恩……今天天气不错,我想睡一觉了。”

  表姐:“你别是在暗示我我该下地狱吧?”

  安宁:“事实上,我是明示。”

  表姐大笑出来:“你这女人,行了,下次不拖你玩那玩意了。”

  安宁笑道:“谢谢。”

  表姐:“哎,我是如此地爱你啊!”

  安宁:“我也爱你。”唔,只要您不半夜拖我玩游戏。

上一篇:寻找生命中的那一抹纯真 下一篇:公媳的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