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之后

  从前,有个财主怕老婆。由于老婆平时抠得很,他一年也吃不了几顿肉。
  有一年三月三,老婆叫他到濮公山庙会去还愿。还完愿,他就跑到城里看热闹。太阳偏西了,他来到一家饭店门前,伸头望望,里边客人满座,猜拳行令,好不热闹,好不眼红;吸鼻子闻闻,香气钻心,食欲大振,好不诱人,好不嘴馋。心想:妈的,老子也算是个人,这味道别说吃,连闻都没闻过,能尝一尝死了也闭眼。他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跑堂的看看他那穿戴,一不官,二不商,粪堆里的蚯蚓——土条。再瞅瞅他怀里,鼓鼓囊囊,像揣了几只大元宝,又不可小看,就点头哈腰地试探说:“先生,吃啥呀?”他装得很大度地一挥手:“这个嘛,好菜、好酒一样弄一点儿!”
  按照他的吩咐,菜弄了一大桌,酒打了一大碗。他边吃边喝,够神气的。老板看他有了醉意,就过来跟他算饭钱。谁知他左摸右掏,只拿出一串钱。老板急了,就朝他怀里掏元宝,谁知竟是几个窝头馍。再看他身上,除了一件新套裤,再也没有值钱的,就让他把套裤押下,第二天拿钱来赎,为记住这家饭店,他左瞧右看,见屋檐下挂有一串大蒜,就一路不停地跑回了家。[由M.meiwen.Org整理]
  老婆见他身上的套裤没有了,问道:“套裤呢?”他“扑通”一声跪在床前,抱头大哭起来。听了他的哭诉,老婆气得躺在床上直哼哼。他也吓得是脖子上吊块小磨盘——抬不起脑袋伸不开腰,一直跪了一通宵。
  天亮了,老婆醒来一看,他竟跪着睡着了,又有点心疼,就拿出几串钱,叫他赶紧去赎套裤。谁知赶到城里,那家饭店屋檐下的大蒜收回去了。他从南城找到北城,又从西城找到东城,总是找不到屋檐下挂大蒜的那家饭店。他边走边找,边念叨着“挂蒜,挂蒜?”
  碰巧,被一个算卦的先生听见了,心想:看此人这模样,定是有事找卦算.于是问道:“你找卦算?”
  “是呀,是呀!”
  “请问:贵庚几何呀?”
  他一听,心里说:咦?这个算卦的真神,他咋知道我昨晚跪过老婆?看来得跟他实说。就红着脸回答:“跪到五更!”
  算卦先生眨眨眼,感到很迷惑,又问:“属相呢?”
  他更佩服先生的神算,竟知道要赎东西,叫他算算可能有门儿。但又觉得丢人,就没好气地说:“赎套裤的!”
  算卦先生一听,慌了,心想:这人是有疯病吧?就连忙收起卦摊要走,嘴里还嘀咕道:“奇怪,奇怪,天下还有属套裤的,这卦,算不得,这卦,算不得!”
  土财主伸手拽住卦兜说:“您真行,我就是找挂蒜不得!”
  算卦先生被他死死缠住,难以解脱,就无可奈何地说:“你找我没用,我也是为了糊口才骗人,家里还有老婆…”
  没等算卦先生把“孩子”说出来,他就恍然大悟地说:“噢,算卦是骗人,你也是怕老婆才骗人糊口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