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目中的英雄

  我心目中的英雄(一)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英雄,有的是高大威猛,也有的是聪明机智,还有的有胆有识……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英雄,有的是高大威猛,也有的是聪明机智,还有的有胆有识……还有很多很多。但我心目中的英雄是一位不相识的老爷爷。看到这里读者们会说:"老爷爷有啥敬佩的而且素不相识。”别急,听我慢慢跟你说。
  那一次是我老妈带我去逛街。等逛完了快要回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喊声:"抓小偷啊!”这是一个青年男子飞奔而去,紧接着是一位中年妇女追那个青年男子。不用问,那个青年男子肯定偷的是那位中年妇女的钱包!群众们看此情景也都纷纷追那个青年男子,要把他抓到公安局,让警察来处置他。我也跟他们一样,去追那个青年男子。
  但那个青年男子简直比刘翔还跑的快,不一会儿,跑的就远远的了,在一眨眼工夫,早把我们甩的远远的了!小偷似乎也洋洋得意,回头向我们示威。这使得我们非常恼火,决心一定要把他抓住!
  就在小偷快要进小胡同时,一位老爷爷恰好从胡同刚出来,但看见这次情景,他也明白了,也要把这个偷钱的男子抓住。于是,他用身体挡住了他的去路。但小偷根本不理会,一下子朝老爷爷的肚子来了一拳。差点把老爷爷打倒在地。但老爷爷用手搂住了他的腰,始终不撒手。小偷却更加猖狂,居然用手臂打老爷爷的腰。看见这次情景,我恨不得立马跑到他的面前,打他几拳。让他也知道知道厉害!但离的这么远,唉,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看老爷爷挨打了。
  但事实好像也不是那样,老爷爷也开始反攻了,我有点不相信,年过六旬的老人居然还能和小偷搏斗,这太出乎人的意料了。我在心里为老爷爷加油!小偷看见老爷爷始终不撒手,可居然用脚踹老爷爷,但老爷爷抱住她的腿,把他撂倒在地。这是群众们也纷纷都赶了过来,一起把小偷送到警察局!中年妇女看见钱包追了回来,想酬报刚才的老爷爷,但一转眼,老爷爷早已消失在人群中,中年妇女感动的都快哭了出来。
  同学们,这样的人算是英雄吧!来,张开你们的双手,为老爷爷鼓掌吧!
  我心目中的英雄(二)
  田径比赛,特别是径赛,可以说是体育运动的最重要的项目,是综合衡量一个国家体育水平的最重要的指标,却也一直是中国体育乃至亚洲体育的弱项。在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上,年仅21岁的刘翔一举夺得了110米栏的冠军,不仅完成了中国的零的突破,也是亚洲的零的突破。
  一夜之间,刘翔成了中国体育界最耀眼的一颗明星,也是许许多多中国人心中当之无愧的英雄。在接下来的4年里,这个年青的小伙子,频频创出佳绩。在很多大家的心目中,刘翔已经成了中国体育的象征和代表。
  相比于2004年的奥运会,今年的北京奥运会对所有的中国人来说,毫无疑问的,意义更加重大。每个人都热切的希望中国运动员能在自己家门口夺得更多的金牌。作为体育界风云人物的刘翔当然也成为众目关注的焦点,大家都希望他能在北京创造新的辉煌。说实话,我也认为,刘翔如果能在北京奥运会上夺冠,其意义更胜于雅典的那次。如果雅典和北京,可以做二选一的选择题的话,我宁愿选择北京。
  但是,奥运比赛不是让你做选择题。奥运比赛时现实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残酷的。奥运冠军只有一个,奥运冠军的宝座是每个运动员梦寐以求的顶峰。通往顶峰的道路是狭窄的,只容一人通过,其竞争的激烈与残酷是不言而喻的。
  刘翔在2004年的那场博弈中完美胜出,成功地站在了顶峰。然而,我们可以看到,这条道路上的竞争,是一分钟也没有停止过的。在110米栏的项目中,可谓群英云集,古巴年轻的小将罗伯斯更是表现出色,不仅频传佳绩,更是在今年6月,打破了刘翔的12秒88的世界纪录。相比之下,刘翔最近的表现并不理想,于是很多人担心,这块金牌是否还能保住。
  我相信,每个中国人都发自内心的希望刘翔能再次拿下这块金牌。但是,如果万一他失利了呢?如果他失利了,这个结果能否被大家接受呢?我不知道别人如何想,可就我来说,即使刘翔这次失利了,他仍然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古人云:“不以成败论英雄”。在竞技体育的赛场上,风云变化,充满着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没有人能确保自己是常胜将军,特别是在众多对手与自己实力相当的情况下,胜利与失败可能仅仅是在0.01秒那么短暂的瞬间中。成功的人固然是英雄,失败的,也是值得我们尊敬的勇士和英雄。
  我心目中的英雄(三)
  读了《我的战友邱少云》这篇课文,我从中体会到了这位年轻的战士不畏牺牲、严守纪律的崇高精神。
  文中写到:那一天,天还没亮,邱少云他们连就摸进“391”高地,潜伏在敌人阵地前沿的山沟里。到了中午敌人感觉到他们不安全,于是,就用上了他们的看家本领----“火力警戒”来搜索。不好!火在邱少云身上烧起来了。当时作者就在邱少云身旁,他看着这位只有21岁的年轻的战士心里想:“要是邱少云跳起来打几个滚或自己跳过去扯掉他的衣服都可以救出自己的战友。但是这样一来,就会被敌人发现,我们的计划就会落空。”此时,作者不敢朝他那儿看,不忍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战友被活活地烧死,但又忍不住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