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草狼

  狼
  我很孤独。
  人类极端仇恨我,但我并不仇恨人类。我所做的只是自然法则规定我必须要做的罢了。我吃羊,难道人类就不吃羊吗?
  不可否认,我是嗜血的,我无情地咬住羊或是人的脖子,咬断他们的咽喉,从这里吸干他们的血,然后再一口一口地撕扯他们的肉,用舌头舔净他们的骨头。可并不能因此而判定我有罪,因为每个生命都有权利生存,我只有这样才能艰难地生存下去,就像羊必须吃草,牧羊人必须吃羊才能生存一样。
  但我并不因此而快乐,还是那句话,因为我孤独。
  牧羊女
  我第一次来到这片草原,我和我的二十只羊羔都被草原的美丽所打动,我支起了帐篷,决定在此地放牧。奇怪的是,虽然这里水草丰美,但附近的牧羊人却屈指可数。
  现在我看到一个猎人骑着马来了,他背着巨大的弓,插着箭。他有一张年轻英俊的脸,他向我微笑着。他告诉我,这一带常有一只凶残的狼出没,要我多加小心。他的举止得体,声音富有磁性,尤其是他善意的微笑,让我有了一种安全感。
  狼
  我不能攻击新来的牧羊女,尽管这很痛苦。这是有原因的,自从发现她以来,这个原因就深深地纠缠在我心底,让我痛苦万分,但我不能把这个原因说出口,我不能。(www.MeiWen.org)
  我同时也发现了那年轻的猎人,他已经追逐我很久了。他害得我四处飘零,每次出击总是提心吊胆,生怕他的马蹄声从我身后响起。现在我偷偷地观察着他,他采了一束花,献给了牧羊女,牧羊女很高兴,她笑的样子很美。我想,他们真是天生的一对啊。
  我很孤独。
  牧羊女
  一个月过去了,我和我的羊没有遭到过狼的攻击,也许是它害怕了。有时我放羊放得远了就会发现狼的脚印和狼粪,这证明它仍在附近活动,所以我还是要提高警惕。但好在年轻的猎人常来看我,他送给我一张弓和十支箭,还教了我许多对付狼的办法。他对我很好,有时我真想让他在我的帐篷边扎下帐子,不要再四处漂泊了,但是他却说一定要杀死那只狼,这样我才能得到真正的安全与幸福。
  今晚,我梦见了他。
  狼
  天哪,我已经好久没吃过东西了。我饥肠辘辘,全身乏力,行动缓慢,眼冒金星,我恐怕活不过今晚了。这一带方圆几百里内的牧民都被我吓走了,只剩下那新来的牧羊女和年轻的猎人。我说过,我绝不会去攻击她和她的羊的,我更不敢到猎人的面前去送死。有好几次我离牧羊女的羊很近了,我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抓住这些羊,甚至她,像以往那样,撕裂羊羔的喉咙,但是我忍住了,我强忍着饥饿离开了羊羔们,我明白这是违反了我的本性的,但我必须要忍耐。
  这真是一件痛苦的事,因为吃不到羊和人,附近的野兔、黄羊,甚至小小的土拨鼠都已经被我饥不择食地吃光了。我决定吃草,做一件违反自然法则的事。我低下了头,可我锋利的牙齿只适合咬断别人的脖子,而不适合啃咬和咀嚼,我只能囫囵吞枣地一口咽下。虽然,青草带着草原的芳香,可是我的食道与肠胃早已习惯了消化荤腥的血和肉,草在我的胃里,接触到我的胃液反而膨胀开来,难受得我满地打滚,我“哇”的一口就吐了出来。
  我吐了无数遍,又硬着头皮吃了无数遍,我的肠胃开始消化了,我第一次排出了带有草原芳香的狼粪。
  我就这样苟延残喘地活着,虽然我靠着不可思议的吃草方式维持着生命,但毕竟我是一只嗜血的狼,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也许我活不了多久了。
  猎人
  我不得不承认,我爱上了牧羊女,她的美从第一天起就抓住了我的心。而她似乎也对我颇有好感。
  草浪卷过马蹄,风卷起了她的头发。然后,我们在荒无人烟的大草原深处尽情地快乐。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和她都沉入了梦乡以后,一声凄惨悲凉的长啸把我们惊醒了。又是那可恶的狼嗥,狼站在山冈上,眼中放出可怕的绿光。它向我们冲过来了,我的弓箭呢?我手忙脚乱地寻找我的弓,而牧羊女在我身边不停地发抖。来不及了,它冲到我跟前了,我太大意了,我们完了。它突然在我面前停了下来,我和它对视着,我们都曾要竭尽全力地杀死对方,现在它赢了。它一定一直在跟踪着我等候着时机,它太狡猾了,我认输,我绝望地看着它。它好像比过去瘦弱了许多,在我们的身边转了一圈,最后出乎意料地,它掉头就走了,迅速地消失在夜色中。
  我看见它流泪了,牧羊女轻轻地说。
  不可能,你一定受刺激了,我还从来没听说过狼会哭。它也许已经吃过晚餐了。
  狼
  我见到了一只我的同类。它健壮而年轻,它的身上残留着血的味道,就像当初我刚来到这里一样。它对我的落魄感到吃惊。
  它到了牧羊女的帐篷前,悄无声息地绕了一圈,甚至连羊羔们都没有惊动。它就像我过去那样,身手敏捷,干净利落,凶猛地向羊羔们扑了过去。它一只一只地咬开了羊的喉咙,并不是拖走了慢慢吃,而是吸干它们的血,这种猎食的方法我早已不用了,因为这过于残害生命,根本就是一种浪费。等它无声无息地吸干了二十只羊羔的血,竟似乎还不满足,把头探向了帐篷之中。

上一篇:狗为什么会叫? 下一篇:无所谓小姐和随便先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