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野生的树

  喜欢那些野生的树。旷野之上,突然之间就冒了出来——纵横驰骋的枝子,不规则的态度,以一种极其自由和奔放的姿势生长的树。那些野生的树,有着致命的孤独。
  不会聚群,亦不会成排地被栽在路边。不,绝不被人工种植。
  是一颗野生的种子,是哪一场春风让它发了芽?就这样偷偷地长在了光阴里。
  哪有什么法度可以约束它,从一开始就是自己,到最后还是自己。
  天地之间,仿佛只有这一棵树,兀自地、跋扈地长着。丑陋而野蛮的长相,最放荡最自由的灵魂——有多粗糙就有多细腻,有多无情就有多深情!
  孤独么?一定的。再漫长的光阴,都得一个人慢慢地耗着。有的时候,孤独是一种庞大的能量,以核的速度辐射着。它能让时光弯曲,能让光阴产生弧度。这种要命的弧度呀,静水流深的弧度。
  没有同伴。没有知音。没有爱情。没有伴侣。只有这一棵野生的树。所有的话,自己说给自己听。
  后来,来了它。
  一座坟。
  那无定的河边骨,谁的春闺梦里人埋于树下。
  两个庞大的孤独站在了一起。(www.meiWen.oRg)
  你等了我多少年?
  那些野生的树的下面,往往有一座老坟。
  埋了多少年?埋的谁?坟上长满野草,而树上,住着很多鸟儿。多数时候,居然是喜鹊。
  世上最静默的无言。风雨雷电的晚上,树沉默着,雷电怒吼着。树倔强地向上,向上。向上的速度多美。那坟里的一把枯骨看到了,它流泪了。枯骨是千年的寂寞了,找到树,其实是找到了来世。如果埋的是女子,那么,树是她等了来世的情人;如果埋的是男子,那么,树是他等待了千年的知音。
  完成相遇就是完成定数。
  这是定数,一定是。野生的树下才会有坟。那新坟旧坟,那埋入地下的寂寞。
  隔不远,就有那些野生的树。怎么会有这么难看的树!不会成材的,歪歪斜斜,随意地懒散地长着。
  那些死了的树,树的尸体更惊心。
  只剩下一半。白的树皮,有被雷电烧过的黑洞——被伤害过的身体更美得寥落动人。比杜尚更杜尚,比孤独更孤独。这是死了的孤独。
  无所求了。就这样裸露着所有的孤独。冬天的时候,连鸟巢都不会有。就这样光秃秃地站在冷风中。那份心灰意冷,只有树知道。
  看到成片这样的树时,心里会排山倒海。不会有眼泪。亦不会伤害到内心的脆弱了。本质上来说,所有人的孤独全一样。树的孤独,人的孤独——聚集在一起,有时候不过是为了相互取暖。
  去泰山时,看到石缝里长出的树,顽强地长着,一脸的倔强。在万千时光流转之间,一棵树能记得所有的光阴——那些热烈的、悲戚的。它即使孤独死也不会被豢养!
  要那么多阳光干什么?要那么多懂得干什么?慈悲还是低的。金农的画中,题过这样一句:忽有斯人可想。可想!而这些孤独的野树呀,已经不想斯人了。它想的,就是与时光为友,在天地之间,寻一份孤独的大美——我不要华美的姿容,我不要众星捧月,我不要斯人可想。我只要,这天地之间空旷清明,在月明星稀之际,忽有“孔明灯”滑过月亮,而这树,这孤寂的树,似徐渭笔下的藤,刹那间大面积地哭了。
  大面积地忽而盛开。
  不成群结队,只独自长在最边缘的地方——一定会被人议论,一定会让人愤愤。因为它有野生的姿态,有一根骄傲的骨,有一颗最柔软的心。低下头来,为坟里的人挡风雨,它不要花枝春满,不要月满天心。要的是这样孤僻地活着,活成一棵永远与别树不同的树。
  注定品相不好,注定丑陋。可内心散发出的诡异与妖媚,那样潦草地动人着……野生的树,有着特定的气息。只要你内心渴望动荡,渴望不安,渴望逃离,渴望有一场适当的邪恶,这野生的树,就是最好的姿势。
  就是这样了。
  天地之间笑傲,枝枝丫丫间全是反骨。每片树叶都散发出邪恶的动荡之气。
  来吧。来。
  与我在一起——哪怕死。
  这样的意兴,这样的生机,这样的倾心独恋——它没有绝世的容颜,只有这骄傲孤独的样子,立于天地之间,散发出最原始、最动情的惊艳之姿! 

上一篇:树木的美感 下一篇:遇见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