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机会在哪里:3个关于机遇的真实故事

  生命的机会在哪里:3个关于机遇的真实故事

  文/古尔浪洼

  机会在哪里?它藏匿在平常的日子里,与我们同在。只可惜,我们都太喜欢眺望远方,结果总是痛失当下。请看3个机遇的故事。——

  我常常碰到一些需要"机会"的青年朋友。他们中,有的,是刚刚毕业;有的工作了不短的时间,但仍然觉得发展不理想;而有的,则是卡在了某个瓶颈口上,正在煎熬和挣扎。偶尔,他们会找我聊聊天,聊聊未来。我总是鼓励他们。其中,也会有人直白地问:"老李,到底我们的机会在哪里?"我便无言以对了。说实话,这类话题,很难回答。今天,我整理出来了三个与机会有关的故事,供各位同样也需要机会的朋友们阅读。因为他们都曾经是我的同事,所以,真实性绝对可靠。

  第一个机遇的故事

  第一个同事,是我刚打工不久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他高考失利,南下打工。而我呢,书读的不好,没脸再读,高三辍学,跑出来打工。他加入我们部门的时候,我已经上班九个多月了。因为他跟我同宿舍,同床--他上铺我下铺,所以我俩接触多,谈得多。

  他很聪明,机灵,嘴巴乖巧,很讨同组人喜欢,也颇得上司好感。不到三个月,他便转正,升级,加薪,并且时不时代理小组长了。刚开始,他回宿舍跟我谈的话题是,谁懂得多,谁懂得少,跟谁可以套到技术之类的。不久,他回宿舍跟我谈的话题开始转换,变成了臧否各位同事,哪个行,哪个就差点,哪个笨得像猪,以后给自己提鞋都不要。再后来,他的话题便就变成了这个月工资多少,可以请哪个主管搓一通,以后能帮到自己的忙;哪个主管最近不得老板赏识,改天参他一本,过年他回家时,自己就有机会代理他的职务了。其时,我尚在废品分析统计组干着最苦的分类工作,每天忙得天昏地暗,心无旁骛,回去累的要死,他的话,我大多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又不久,一天晚上,他忽然对我说:"嗨,甘肃仔,我明天走了。"我惊讶:"去哪里?"他答:"去某某厂当领班。"某某厂我知道,是我们羡慕的好工厂,待遇好,工资高,但很难进去。我于是祝福他。说实话,心中还是颇有点羡慕嫉妒恨的。

  时光匆匆,不觉五年。其时,我已慢慢从员工成长到了品质经理的位置上。因为公司发展的不错,需要外协产品派我出去考察和审核外协工厂。很巧,我们的外协方,就是五年前我那位同事跳槽去的那家工厂。我心中忽然有点小小的期待,希望能看见五年前的这位老同事,想来一定做得很不错了吧?!可以叙叙旧,谈谈离别后,各自的故事和历程。因为自五年前一别,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络过了,不知道他过的怎样?犹如初恋难忘一样,我打工时第一个天天跟我唠嗑的家伙,也难忘。

  审核过程中,我数次走神,也没有看到他。结束时,我还是忍不住问起了他。采购经理很惊讶?"你认识他?他在我们的测试组当维修副组长,我马上叫他过来。"不一会儿,一个人打开门缝,将脑袋伸了进来,瞄了一眼,看见采购经理,于是赶紧蹿进来,点头哈腰到:"经理好!经理好!"采购经理示意他坐,他有点手足无措,扭扭捏捏坐了上去。这是他吗?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我仔细看,样子是他,但神情却完全不是他,已完全没有了五年前的那种意气风发,聪明机灵。我心中忽然一酸,跟采购经历说:"不好意思,认错了,不麻烦您了。"匆匆离开。回程中,我一直坐在车上,没在说话,可心中翻江倒海。那一刻,才明白,岁月,其实很容易改变一个人。

  第二个机遇的故事

  第二个同事,是在我当部门经理后认识的。其时,他在工程部做设计工程师,我们交集的时候并不多,大部分时候,不过是点头之交。因为他是我老上司的同学,所以,我们吃饭时,他也偶尔在坐。每次他话虽不多,但往往语锋犀利,颇有自己的见解。所以我对他的印象渐深。

  他加盟我们公司的时候,已经三十多岁了,小孩五六岁了。据说,之前,他和他妻子都在学校教书,已经在家乡工作了好多年了,而且是双职工。在大多数人,包括我的眼里,觉得他们原来的条件非常不错。但他们竟然双双停薪留职,远离家乡,远离亲人,一起出来打工了。

  他本来是学中文的,现在却干着一份与专业完全不搭界的工作。所以,很多东西,都要从头学起。如果是个刚毕业的小青年,我觉得完全能理解。但对于工作已经十年的他,我非常难以理解。每次经过他们办公室,看他费劲查英文词典,吭吭巴巴,琐琐碎碎,现查现学专业术语,而后再艰难地写着那些设计资料,莫名心酸,又觉鼓舞。

  后来,我离开原公司,去了新公司。因交往甚浅,从此,彼此没再联系过。我后来颠沛流离,从广州,漂泊到蛇口后,一天,在街口,忽然碰到了他。两人驻足,聊了会。我告诉他,我在一家马来西亚背景的公司工作。他说,他刚刚离开公司,自己与同事开了一家贸易公司。他急着赶路,坐船去珠海。我们互留电话。我指了指沃尔玛后面的公寓,说:"我就住这里,有空来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