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论君子议论文

  高中论君子议论文1

  毛主席曾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那么同样的,一个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做一个君子不难,难的是独处时也做君子。

  “慎独”是一种高境界的道德修养。我国古代的贤者很早就明白:君子处世,所慎在独。早在《礼记》中就有记载:“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历览前贤,历道德彰显之人莫不慎独。圣人孔子,不仅在朝堂之上严遵“君君臣臣”之仪,在颠沛流离之途也坚守君子之礼,席不正不坐,语非礼不言。诗人屈原,虽身处浊世,惨遭罢黜流放,仍能“沐后弹冠,浴后更衣”。四知堂上那一声断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何谓无人知!”令污者抱头鼠窜,令美德彪炳千古,从而成为“君子慎独”的注脚。

  “君子慎独”是一个人对自己的诚实。一个人只有对自己诚实,方能对他人守信。《五元灯会》上曾载有这样一则故事:由于战乱,普陀寺的众禅者决定迁移庙址。在迁徙途中,只有豫通大师一人坚持早课,从不荒废。有人劝曰:“此处无佛,大师可不必如此。”豫通大师答一偈子曰:此处无佛,我心有佛。既诚我心,是诚我佛。”好一个“既诚我心,是诚我佛”!其实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尊佛——自己的良心。大庭广众之下的君子是众人的君子,只有独处一室之时的君子,才是自我的君子。君子慎独,对自己诚实,就像是空谷中的幽兰,即使无人知晓,也始终散发清香;而那些不懂得“慎独”之人,徒然地欺骗着自己的良心,内心最终会成为一间臭不可闻的鲍鱼之肆!

  “君子慎独”还是一种对自己的审视。每当夜深人静、独处一室之时,当颜面亿代未易的星图高悬头顶,你能够因为无须顾及旁人而放纵身心吗?不,灿烂的星空遥望着你,皎洁的月亮守望着你。隐隐地,有一种声音,仿佛是灵魂对自己的拷问,在这独处的静谧里。君子慎独,他的灵魂始终谨慎不苟。

  当一轮新月升起,照在空寂的幽谷里,有一株独生的兰花,冰清玉洁,直立在自己的芬芳中。就在这独处的正直中,他赢得了满天星光。

  高中论君子议论文2

  孔子曾曰:“无入而不自得”。意为君子,无论处在什么境遇,都能保持安然自得。

  的确,在世人的心中。君子正乃安贫乐道,心闲天地宽者也。刘禹锡虽居陋室,却仍可苦中作乐,笑语曰:“虽是陋室,惟吾德馨”;周敦颐不落俗套,自成莲花一派,出红尘之秽而持赤子之心,看淡了名利,一篇《爱莲说》成为了君子的典籍;颜回仅一箪食,一瓢饮,亦可作出潇洒。

  但是,所谓“君子”,真的都如他们一样,在乱世中悠哉生活,安然自得吗?

  孔夫子用“无入而不自得”,以“身处任何境界皆可安然”衡量何为君子,这真的正确吗?

  我认为,这一定是谬误的。

  我们以屈原为例,他是我国第一位浪漫主义爱国诗人,不管从哪一方面看,都不得不承认屈原的确是位“笑傲于古”的君子。但是,回顾屈原一生,却看不见半点的安然自得、岁月静好,只有说不尽的愤世嫉俗。从一句“宁赴常流而葬乎江鱼腹中耳,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温蠖乎?”中便可概括其永恒的一生。但若以孔子的观点而言,那屈原这位浊世中的清者,岂不连君子也算不上了?

  君子,并不一定要在任何环境下都无半点波澜,悠然处世。相反,若真是这样,那么所谓“君子”,便也成了无血肉者。

  苏东坡曾在丧偶后写下:“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这体现的是一对夫妻阴阳两隔时的肝肠寸断,心如刀绞。但若苏轼为孔子臆想中的“君子”,看淡了生死,只一笑而过,那何来如此佳作,夫妻情深?何来世人的泪流满面?

  一个人在国破家亡时仍安然自得,无动于衷,这不叫君子,叫懦弱;一个人在痛失所爱时不掉一滴眼泪珠,这不叫君子,叫无情;一个人在浑浊世事中以避世求安然,而不力挽狂澜,这不叫君子,叫消极。

  相反,一个人在世俗中唯己独清,见国将消亡而心灰意冷自沉尼罗,可称之为君子而非软弱;一个人痛失爱妻眼泪长流,也可称之为君子,是重情重义而非可耻;一个人,有勇气大骂时局特务,这亦是君子。

  几千年来,世人君子的表现,打破了孔子的“无入而不自得”。原来,君子的表现也有很多种。

  高中论君子议论文3

  今年寒假期间,青年演员翟天临遭遇了来自学术界的“雷神之锤”,成为全网群起而攻的学术打假对象,苦心经营的“君子”人设也轰然崩塌,知名学府北京大学、北京电影学院也被拖下水,一时成为众矢之的。社交平台,舆论媒体对此议论纷纷,有人说他是真小人,但也有不少人出来为翟天临辩护。在网络上弥漫的硝烟里,我不禁思考着什么是君子?什么是小人?

  我还记得小时候和父亲去电影院,电影里的故事总是善恶分明,恶有恶报善有善终,我便很天真的问父亲是不是世界上的好人和坏人都会得到自己最终的结局呢?可父亲那时候叹了口气,摸着我的头说,“孩子世界上并不只有好人和坏人,正如黑和白之间总会有大片的灰一样。”

  小时候的我并不能听懂,直到很多年后我才渐渐明白,真正的好人和真正的坏人很少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而芸芸众生都是披着灰色的外衣踽踽行走在人世间。他们有时扮演着“君子”,有时演绎着“小人”,更多时候则是在两边犹豫不决,我们会对“扶不扶”问题迟疑,心理道德的拷问和社会诚信的缺失使意志摇摆不定;我们会为“抢方向盘”事件纠结,理性和感性究竟哪一个重要?过分感性成不了君子,那是不是理性就可以呢?当滴滴司机杀人事件多次发生,当越来越多小人造就的血色事件爆发,慢慢染红了人们的视野时,我在思考,是否世上真的没有君子了呢?

  答案是否定的,如梁晓声所言的“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他人着想的善良”便是君子的标准。我们应做的,也便是用善良做砖,用修养和泥,造就文明的高塔。是的,走过匆匆,渡过冰冷的社会熔炉,一捧问候的温情,一位正气凛然的勇士才难能可贵。

  纵使所有的青藤都倒了,君子也会站着,纵使所有的人都睡了,君子也会醒着,就像屈原,形容憔悴,行吟泽畔:“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就像梭罗,当所有人都为工业革命的蒸汽机欢呼雀跃的时候,让所有人都奔向华丽浮夸的歌剧院的时候,他说,我们应该反省一下自己;就像庄子同大鹏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超脱世俗。

  而今在这个纸醉金迷浮华喧嚣的时代,我们还有多少人在叩问成为君子的秘籍呢?又有多少人曾梦入瓦尔登湖,去一睹梭罗的君子风范呢?

  青藤皆靡倒,唯君子独立,众人皆酣醉,唯君子独行,愿世间众人皆能成君子,愿世间不平之事不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