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职业观3篇

  我的职业观(1):

  职业观顾名思义,就是择业者对职业的认识。在我看来,它贯穿着一个人从最初工作到创立事业的整个过程,潜在的影响着一个人未来工作的发展趋势。职业观通常潜意识的指引着人们在工作过程中不断发展自我、完善自我、提升自我。虽然通常人们借助制定个人的职业生涯规划来引导自我的职业发展,但这仅只是职业观的外化表现;在拥有必须职业观的前提下,个人才能更好的去实现自我职业规划中各阶段的目标。职业观它内化于于员工内心,决定了一个人在实际职业生涯中的态度和努力程度。所以,具备良好的职业素养是作为刚毕业的我们步入职场的前提。

  择好业,是我职业观里面第一条理念。择好业,就是挑选一份自我感兴趣并且有信心和决心去做好的工作。守好业,这是我职业观里面的第二条理念,90后的我看到了身边很多朋友在不停的换工作,正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自我有兴趣的工作,没有决心去做好自我的工作。在不断的换工作过程中,他们会迷失了自我。从事的工作也会越来越偏离自我预想的轨道。在不断的跳槽中错失了很多好的机会。

  这就是我的职业观,它反映了我对自我职业发展的基本思想,也包含了我对目前个人处境的认识,更包括了我对未来工作的一些观点和想法。它是指导我职业发展的内核,也是我做出职业规划的支点。

  我的职业观(2):

  职业,于我而言,就是生活,虽然不是全部,却是生命的过程。第一要求自然就是幸福;何为幸福,就是生命自我价值实现的满足感。幸福不是被赋予的,是需要追求的。

  因而,我工作的每一天都在努力追求这种幸福;有的时候,就是享受追求,在过程中体会来自心里的阳光。

  十五个青春,就这样洋洋洒洒地抛下来;我最珍贵的,不是今日的结果或将来更高的期望,恰恰是这十五年中精彩的一切。回忆,让心灵越发地安逸。

  作为教师职业,我最初的认识,就是一种人学。教育者与被教育者,管理者与被管理者,都是人;每个人或许有着学识、经历、地位等差异,但作为生物体与社会体的平等性却永远不能打破。教育,无非就是一个人去影响另外一些人,一颗心去呼唤更多的心灵。所以,平等意识是我工作中一向坚守的基准;尊重每一个生命存在的价值,尊重同事,尊重自我的学生,尊重人性;凡事都是辩证统一的,我也所以获得普遍的尊重,这就是幸福。

  教师需要为人师表。师表不是对人的,而是对己的。所以,我工作中的第二个准则,就是修养身心。其实,很多时候,最需要挽救的不是别人的灵魂,而是自我的内心。师表不是衣着打扮,是气质和魅力,是心里盛开的花的芬芳。心中花常开,是需要日复一日的呵护与培育的,加强学习与反思是必经的一环,但绝不是唯一,内心里充满道德的温暖和爱与美的向往,人才具有溢于体肤的感染气息。人被自我的灵魂陶醉,这也是种幸福。

  修养的第二个层面,要懂得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因为大多时候,我们真正能掌控的仅有自我,并且自律是实现自我的重要手段;而对他人宽容,是一种尊重,是打开沟通交流大门的钥匙,苛求往往是把大门关上,如以自身不能为之事苛求他人,更是一种伤害,于教育而言,两者效应更有天壤之别。在每次批评学生的时候,我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以怎样的方式促进学生发现自我;如批评不当,就等同于学生从此就拒绝了我的教育。

  修养的第三个层面,就是要懂得舍得。无舍就无得,小舍就小得,大舍就大得。世间单纯强调得者,往往都是失败者。所以,工作中,奉献就是第一位的事,做永远比梦想来得重要。奉献并不单纯是一种道德问题,更多时候代表着一种工作方式。奉献带来的自我价值实现感,往往是无与伦比的,其实是最大的幸福;而更多时候,我们奉献了,获得就变成水到渠成的事情。所以,我常常在难以抉择的时候,告诉自我:做了再说。

  当然世界上会有许多不公平;其中一部分是我们无可奈何的,而更多的可能就是我们内心中不良的感觉。学会排遣烦恼,这是修养的第四个层面。因为有一个真理就是:别人伤害我可能是无奈的事,而自我却不能给自我双重伤害。我从来不会因为学生而生气,但我会因为学生而高兴;排除烦恼,寻找欢乐,这是职业幸福的又一种来源。

  学会帮忙别人。这是修养的第五个层面。永远不要把帮忙简单理解为一种付出;帮忙别人会给自我带来无与伦比的内心充实。帮忙是一种本事,更是一种价值实现,由此而产生的自我认可,会让自我走向更高的发展台阶。对此我体会颇深,更深深嗅到来自心灵底处的暗香。

  职业是一种生活,生活更是一种艺术,艺术的特点就在于创造。时刻坚持“变通”思想,又是工作的又一基准。不变则死,不通便僵,世间没有“放置于四海皆准”的真理;准的前提就是实情,一切从实践中来,一切又要到实践中去,所以,在教师生涯里,适时了解学情、生情便显得尤为重要,并且还要根据反思,不断修正自我的认识,才能真正让自我日进一步、月进千丈。

  而变通的基本要求,就是不断学习、不断思考。不要盲目相信权威,权威往往都是过去式,能够吸收,但陈腐的更要放弃。否则,我们永远只能是一个追随者,进入权威的城堡永远不能逃脱。思考的目的,是给自我洞察力,给自我方向,学会确定与创造。这样,又涉及一个前提,就是自信。我的想法就是,没有自信积累自信;有了自信,就让自信张扬。世间高峰,只要我肯,终有到达的一天。

  教育不是征服;如果是征服,只能是灵魂的征服。我的教学经历总给学生留下两个字:“敬畏”。敬,用学识与气质征服;畏,用瞻仰的距离衡量。也许这是个饱受非议的话题,但却是职业幸福的又一感受。

  我的职业观(3):

  《墨子·非乐上》有云:“赖其力者生,不赖其力者不生”,很好地回答了“人为什么要工作”这一问题。墨子的意思是,人异于鸟兽虫鱼,正在于人有劳动的本能和需要。据我理解,那里所谓“生”,并不指代简单的“生存”;从事一份工作,取得必须的收获,是人认识和完善自我的第一要务,当然也是增进社会福祉的必然要求。

  这些年来听说很多这样的故事:在某个新毕业生眼中,就业市场仿佛是险恶的丛林,还未着手找工作,便已被悲观情绪占据,经历了一两次挫折之后,更是心灰意冷,不愿再前进,或者渐渐成为“啃老族”的一员。求职不易,这在如今已是老生常谈,也是不容否认的客观事实,但以此作为拒绝工作的理由,却是危险的想法。即便是在今日的欧美福利国家,社会公众对于政府给流浪汉发放补助也已是一边倒的反对,而父母更不可能无限期地接济子女,每一个年轻人都需要在工作中学着承担起各自的职责。当然了,西方国家也存在各色各样的就业难题,我在那里想表达的意思,就是无论在何种文化传统下,鼓励各尽所能、各得其所都是实现个人与社会发展的重要手段和最终目的。

  既然一个完善的人需要工作,那么,选择什么样的职业?胡适先生在一次给台湾的大学生做关于“选专业”的演讲时,引用了清代大儒章学诚的一句话——“性之所近,力之所能”,这句话放到今日来看,仍有十足的启示意义。

  拿我自我来说吧,我在政治社会学专业的学习既有最抽象的哲学思辨,又有最踏实的田野调查,与攀登学术高峰相呼应的,还有一份深深的济世情怀。当我得知国投公司需要招聘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方面的工作人员时,便毫不犹豫的投出了我的简历。与很多行业相比,咨询行业并不简便,与很多职位相比,咨询师也并不光鲜,但正是这样一份工作让我感到一种情感上的默契,并能有所作为,另一方面又不至于捉襟见肘,在团队里滥竽充数。一年多时间过去,我也从未感到厌倦,或是将工作当成一种负担。在这样的工作中成长,我想我无疑是幸运的。[由Www.QunZou.Com整理]

  解决了“人为什么工作”和“人需要找什么工作”之后,便需要更进一步,思考“如何干好工作”。考量一个人是否“事业有成”,一般会有几个常用的指标,最直观的莫过于收入、权势。但我觉得,对于年轻员工来说,拿急功近利的“成功学”指标来考核自我,反而会失去事业的方向。年轻人从学校步入社会,总有一种处在“无法再使用的过去和尚未到达的将来”之间的尴尬的挫败感,这就需要端正态度,虚心求教,耐心积累。所以,一份好的工作,最应当使人产生一种“重新做回小学生”的感觉。仅有始终怀有一颗最朴质的向学之心,用现实观照梦想,才能在事业上有所精进,对单位、对社会有所贡献。

  对于像我一样毕业不久的年轻人来说,第一份工作格外宝贵,因为它对于打造我们的职业观有着最深刻的影响。我很庆幸,能够在最年富力强的时光里成为风险评估业务开拓团队的一员,能够在前辈的无私指教下与国投公司一同成长。这篇小文,谈了谈自我不成熟的职业观,若能引起些许共鸣,或者对刚入职的学弟学妹们供给些许参考,那实在是莫大的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