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态描写的句子 描写笑容神态的句子

  唐太太猛地爆发出一阵大笑,好像肚子里头响了个大炮仗。 振奋:“有!”全班就像打足气的皮球,一蹦三尺高。

  太阳晒的人暖暖的。碳碳笑的好绚烂。爱华笑的好高兴。这种暖暖的觉得真叫人安心。

  他笑起来脸上的愉快兴奋的样儿,像太阳穿过云彩放射出来。

  他爽朗的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拍着同事的肩膀。

  他那红嘟嘟地脸蛋闪着亮光,像九月里熟透地苹果一样。

  他地耳朵白里透红,耳轮清楚,外圈和里圈很均匀,像是一件雕琢出来地艺术品。

  他的眉毛时而紧紧地皱起,眉宇间构成一个问号;时而高兴地伸展,像个感慨号。

  四奶奶坐那儿,咯咯咯咯地傻笑着,像只刚下过蛋的鸡。

  说罢,老人朗声大笑。笑声惊动了竹丛里的一对宿鸟,它们扑棱棱地飞了起来,又悄悄地落回远处。

  你毫无倦色,快乐地微笑着,那闪着青春光彩的笑容,像-朵在夏雨之后悄然绽开的睡莲,含着晶莹的雨珠,羞怯而又优雅地点着头。

  你的笑声,就像尖尖的柳叶做成的哨音,划着全家人的耳膜,回响在两间并不宽敞的小屋,洒给我们幸福、欢乐。

  奶奶看到孙女这么乖,笑得眼睛都眯起来,脸上也堆起来很深的褶子。

  那么一句没完没了的托腔,不断花样翻新,现编现唱,经常逗得大家像拧开了自来水龙头,哗哗大笑。

  妈妈轻轻地笑了,像一抹淡淡的霞光从她嘴角上飘了过去。

  楼梯上一阵女人笑声,一片片脆得像养花的玻璃房子塌了。

  两位姑娘终于忍不住像洪水冲开闸门似的”哗“地一声大笑起来。

  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像是面上的一道涟漪,迅速划过脸部,然后又在眼睛里凝聚成两点火星,转瞬消失在眼波深处。

  众人先还发怔,后来一想,上上下下都一齐哈哈大笑起来。湘云撑不住,一口茶都喷出来。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只叫“哎哟!”宝玉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得搂着叫“心肝”,王夫人笑得用手指着凤姐儿,都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的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的茶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坐位,拉着她奶母,叫“揉揉肠子”。地下无一个不弯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了。也有忍着笑上来替他姐妹换衣裳的。

  这笑也是淡淡的,轻云一样,揉在惆怅里。

  这孩子黑虎头似的脸上,生着一对铜铃普通的年夜眼睛,非常肉体。

  这干巴巴的笑声显得那么多余枯燥,它像一根烂绳子,突然断了。

  有时分本人们对他笑,他就会对本人笑,然后用胖乎乎的手指捅捅她的酒窝,很自得的样子。本人最喜好他笑,他一笑那漆黑发亮的眼睛就酿成两个弯弯的新月了她的脸仿佛绽放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知足的愉悦。 有时分本人们对他笑,他就会对本人笑,然后用胖乎乎的手指捅捅她的酒窝,很自得的样子。本人最喜好他笑,他一笑那漆黑发亮的眼睛就酿成两个弯弯的新月了她的脸仿佛绽放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知足的愉悦。世人先是发怔,后来一听,上上下下都哈哈的年夜笑起来。史湘云撑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林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嗳哟,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得搂着宝玉叫“心肝”,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只说不出话来,薛阿姨也撑不住,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坐位,拉着他奶母叫揉一揉肠子。 地下的无一个不哈腰屈背,也有躲进来蹲着笑去的,也有忍着笑上来替他姊妹更衣裳的,。

  笑声像一串银铃丁冬响,半入河风半入云,香雾中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我发现这位女店主的脸上虽然带着甜甜的微笑,可掩饰不住她极度的疲劳。

  听到老师的表扬,小明差点笑出声来,于是马上伸手捂住了嘴。

  李教师有一头标致得头发,漆黑油亮,又浓又密,她站在阳光下,悄悄地一摇头,那头发就会闪出五光十色地光环。

  她笑起来总会有两个浅浅的酒窝,像盛开的桃花一样美。

  她那张小嘴巴储藏着丰厚的脸色:快乐时,撇撇嘴,扮个鬼脸;生气时,撅起的小嘴能挂住一把小油壶。从这张嘴巴说出的话,有时能让人气得怒气冲冲,啜泣不止,有时却让人忍俊不由,年夜笑不已。

  她的笑就像把一颗石子扔进平静的湖水,向外荡漾。

  她的脸上有一双带着稚气的、被长长的睫毛装饰起来的斑斓的眼睛,就像两颗水晶葡萄。

  她的脸仿佛绽放的白兰花,笑意写在她的脸上,溢着知足的愉悦。

  黄同志用电筒向我脸上一扫,也许我的表情太惊奇,遏制不住的笑声从她的嘴里进发出来。仿佛黄河的浪花,四处飞溅着。

  本人地同窗萧红,梳着一条年夜辫子,黑亮黑亮的,浓浓的眉毛下嵌着一双漆黑发亮的年夜眼睛,看起来蛮标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