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棋

  襄王朱翊铭围棋下得特别好,打遍襄阳无敌手,为了与天下名手较量一番,他贴出一则告示:嗨,普天之下的围棋高手们哪,你们听着,咱们来赌一把,一局棋的赌注是三百两银子。怎么样,谁敢来应战呀?

  哇,三百两白花花的银子!摆在今天,倘若一两银子价值人民币500元的话,可是15万元哪,够一家老小过上好几年了!苏州有个围棋国手,听到这个消息后,高兴极了:嘿,那个养尊处优的王爷,即使棋艺精湛,当真能高到哪里去?我去与他杀一局,撷取那笔赌注,还不是犹如探囊取物!于是,他立即整备行装,带上赌本——咳,三百两银子几乎是他的所有积蓄了,不过没啥,他有必胜的信心。从风尘仆仆地赶到襄阳,到进入王府与襄王坐下来对弈,一切都顺顺当当。可是万万没有料到,襄王果然手段高强,一局下完,苏州棋手竟然输了半子!

  输了,仅仅输了半子!他实在心不甘、情不愿哟。幸亏他在襄阳一带有几个亲朋好友,于是设法借足了三百两银子,再次来到王府,请求再下一局。襄王自然应允,迎进府内,布枰再战。可惜,一局下完,棋手又输了,这次也不多,一子![由m.MEiWen.OrG整理]

  棋手于仓皇、懊恨中返回苏州,却越想越不甘心,就变卖房屋田产,又凑足了三百两赌金,再一次千里迢迢地赶到襄阳府,准备再赌一次。于是你投一子,我接一招,不知不觉,这第三次对局又下了一百余手,棋手心中默默计算:哎呀不好,照这样一路杀下去,到一局终了,我还会输掉半子呢!怎么办?他捏着一粒棋子,反复思考,手掌心都捏出汗来,可是任凭他绞尽脑汁,也找不到一条转败为胜的路径,于是从午后一直沉吟到黄昏,掌心里的那颗棋子,仍然落不下去。襄王看着他这副窘态,微笑着说:“先生,今天咱们暂且封盘,到明天再决出胜负吧,怎么样啊?”棋手如得赦令,唯唯允诺,施礼告辞后,便回到自己租住的寓所。

  当天晚上,他哪里能够入睡,只是点燃蜡烛,摆开棋局,继续苦思冥想。不知不觉一根蜡烛燃尽,换上一支后,仍然无法破解困局。忽然,听到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棋手好生奇怪:夜已深,此刻还有谁来拜访?打开门一看,更加惊讶:一位绝色美女,手提一盏宫灯,笑盈盈地站在门外。棋手刚欲询问,美女已先开了口:“先生:你今天与襄王对弈,即将输掉半子,不得不暂且封盘,对不对呀?”棋手大惊失色:“一点不错。姑娘怎么知道的?”美女没有回答,翩然进入室内,指着桌上那盘残棋说:“先生只是思考着如何在这儿与对手厮杀,则无论如何应对,到棋局结束时,必将输掉半子。先生为什么不换种思维,暂且撇开此处,于别的地方先投下一子呢?”棋手顺着美女的手指看过去,美女又解释说:“投下这一子后,对手势必要应对,这就是扭转棋局的关键,从这儿一路杀下去,包你能够胜出半子。”棋手恍然大悟,欢喜至极,急忙拱身拜谢,而美女已提着宫灯,翩然而去。

  第二天一早,棋手又来到王府,请求下完那局残棋。当他刚刚投下那关键性的一子时,襄王惊讶地问:“这一着不是你能够想得到的,一定有人指导过你,请先生告诉我,那人究竟是谁,我宁愿把先生输掉的银子全部还给你。”棋手起初还想掩饰,禁不住襄王一再追问,只得说:“那是王爷宫中一位宫女指点的啊!”于是详细说明了昨晚的情况。襄王又仔细询问那位美女的衣服、首饰、容貌等,棋手也一一如实回答,襄王这才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说:“先生,我现在就让你见一见昨夜教你这一招的美女,请先生跟我过来。”便带着棋手进入后宫,登上一座小楼,来到一个房间,但见四壁都张挂着各种各样的棋谱,而正中一幅图画,是两位仙女正在对弈,图中的那幅棋局,也恰与昨天的那局棋相同。其中一位仙女,手拈棋子,正欲往某处投落。棋手凑近一看:咦,这不正是昨夜仙女教我的那一招么!就在他发呆发愣时,襄王笑着问:“这位仙女,是不是昨天夜间指导先生的那位美女呀?”棋手定睛一看,果然服饰容貌,完全一模一样,不由惊骇异常,急忙跪伏于地,向王爷请罪。襄王连忙将他扶起来,安慰说:“俗话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先生的一片精诚之心,竟然感动了仙女,亲自来替先生解围,说明先生定是一位有福之人哟,何罪之有!”于是,襄王亲切地挽着棋手,一同下楼,并留他在王府中又下了几天棋。最后,襄王不但归还了棋手先前输掉的六百两银子,还赠送他一笔厚礼,让棋手高高兴兴地返回了苏州。

  这则美丽的传说,载之于明末清初学者禇人获编撰的《坚瓠集》中。可是谁能想到,这个喜剧故事,却建筑于悲剧的基础上。《坚瓠集》记载历代、特别是明代的轶闻琐事,作者说,这仙女指导棋手的故事发生在“明季”,即明朝末期。查阅《明史》,第一代襄王是朱元璋的曾孙、明仁宗朱高炽的第五个儿子朱瞻墡。传了几代后,到万历二十三年(1595),朱翊铭的父亲去世,作为朱元璋的十世孙,朱翊铭继承了襄王之位。崇祯年间,遍地燃起农民起义的熊熊烈火,崇祯帝命令大学士杨嗣昌统兵镇压。崇祯十四年(1641),张献忠攻破襄阳、在城楼上捉住朱翊铭后,捧着一杯酒敬他说:“王爷呀,您确实没有罪。不过,王爷如果死了,杨嗣昌就会替您抵命。为了对付杨嗣昌,没奈何,只得借王爷的脑袋用一用了,请您先努力喝下这杯酒吧。”不知道朱翊铭有没有喝那杯酒,不过这无关紧要,关键是,张献忠很快就砍下了他的头颅。果不其然,杨嗣昌闻讯,自知难以逃脱“没能保护好藩王”的严重罪责,也自杀身亡。张献忠又放火焚烧城楼与朱翊铭的尸身,与朱翊铭同时遇难的,还有他的“妃妾四十三人” (《明史·诸王传四》)。后来,崇祯帝让侥幸脱难的朱翊铭之子朱常澄继承襄王爵位,可惜没多久李自成就攻破北京,明朝灭亡,在一片混乱之中,朱常澄也不知下落。

  朱翊铭当了四十多年襄王,死时总有五六十岁了吧?不消说,身为一方藩王,他的日子是过得相当滋润的,说他养尊处优,也不算过分:你看,陪他一齐死难的大小老婆,就有43人哪!不过话说回来,在皇权几乎笼罩一切的制度下,身为龙子龙孙,这可是他的“合法享受”哟!或许,所谓“妃妾”,不全是大小老婆,也包括宫女在内?与襄阳城破差不多同时,李自成也攻破洛阳,杀福王朱常洵。记载朱翊铭的史料很少,虽不知他有没有善待当地下层人民,却绝不像朱常洵那样骄奢淫逸、刻剥百姓。由此可知,张献忠说他没有罪,显然不是空穴来风。从赌棋的故事来看,朱翊铭还是比较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至少,他能对士人待之以礼嘛。或许,正因为士人们对他的印象不错,才出现了这样一个传奇故事?又或许,那位没能留下姓名的苏州棋手,也是传奇故事的创作者之一?

  可惜,传奇毕竟是传奇,倘若真有什么“仙女”下凡,人们似乎更有理由问一声:她既能帮助一名棋手,为什么不施展神通,救出襄王朱翊铭,还有他身边那一大群无辜的女人们呢?

  结论大概是:无论读什么书,固然不能不认真,可也不能太认真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