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韬上李秀成书

  李秀成在1860年率军进攻上海,因外国侵略军的干涉而失利后,又于1862年1月、6月两次进攻上海,均未成功。1862年2月,清军在英、法等外国军队的配合下击溃攻城的太平军,缴获了一封署名“王畹”的上李秀成书。此书洋洋数千言,大致是劝太平军与洋人和好,借洋人的力量以进取中原,推翻满清的统治。其中对如何进攻上海的策略则论述得尤为详细。

  信中说:洋人曾派遣使者至天京,提出上海系“各国贸易所在”,请太平军不要进攻上海,却未获得太平天国的同意;于是洋人便协助清军守城,共同对付太平军了。这实在是太平天国的一大失策。当时应该答应洋人不进攻上海,条件是洋人不得以军资弹药等资助清廷。洋人鉴于自身的利益,自然会同意。然后太平军一边派遣精锐部队渡江北上,攻扰通州(今江苏南通)、泰州、里下河一带清朝统治的“完善之区”;一边派遣水师沿海巡弋,劫掠华人商船,使其不敢运送货物北上。如此一来,贸易不通,厘捐断绝,不但清军乏饷,而且上海的洋人也会坐而受困。因为当江、浙一带连年争战之时,苏州、常州、无锡、杭州、宁波等地数百万人拥进上海避难。这么多人生计断绝,必然会发生变乱;而洋人于内外交困之时,也唯有俯首来与太平天国修好了。那时胁令他们献出上海,方为上策。如果一时不能与洋人议和,却须先得到上海,也不必调集大军进攻。因为洋人最贪图厚利,近来因为江、浙两省的难民麇集于上海,洋人遂于租界之内广建房屋,让逃难者居住,以收取高额租金及利息等,只要有利可得,并不查问租屋者的来历。太平军应派遣数千名精锐士卒,化装成难民,租赁洋人的房屋先住下来。因为地处租界,满清政府无从查察。到了约定的时间,只要领队者于半夜时分一声号令,士卒们四方响应,纵火烧屋,见人便杀,租界必然一片混乱。在这混乱之中,洋人也只有登船逃命而已。那时外面的大军再迅速配合,上海城便唾手可得了。攻下上海后,再招回洋人,加以厚待,则洋人仍可为我所用,此亦不失为中策。[由M.meiwen.Org整理]

  清朝的江苏巡抚薛焕读了这封信,大惊失色,亟令大江南北的清军严加戒备。因为他深知:李秀成如果采纳了王畹的建议,上海就很危险了。4月,李鸿章率淮军来上海, 以上海为基地,调兵遣将,配合英、美、法军队,攻下了苏州、常州等地,太平军再也不能挽回危局了。太平军如能攻下上海,则清军在东南地区就没有一个巩固的后方基地,军械粮饷的筹措亦极为困难;而太平军得了上海,军饷、装备、财源等均能获得比较可靠的保障,太平天国后期的局势就会大大改观了。李秀成是太平天国后期的优秀将领,并以“求贤若渴,优礼士夫”而著称,却未能将王畹收于幕下,也未能听从他的建议,终于坐失良机。6月, 当太平军再次进攻上海时,却因湘军围攻天京甚急,李秀成不得不撤兵西援天京,以后就再也没有力量来进攻上海了。

  上面的记载见于清人陈其元《庸闲斋笔记》第十二卷,民国初年裘毓麟所著的《清代轶闻》第六卷亦于收录。王畹(一作黄畹,公元1828~1897年)是苏州昆山县人,他的这封信,一说是写给李秀成的部将刘肇钧的。信被发现后,王畹就受到清廷的通缉,不得不改名王韬,逃往香港。王韬一生著述颇多,包括政治、经济、历史、地理、天文历算、小说笔记等不下四十种,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位著名的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