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兄如父

  我的哥哥,大我两岁,身高1米78,长了一双泥鳅眼,喜欢健身,从小就很有目标性。我为拥有这么一个好哥哥感到由衷的自豪。

  小时候,早晨上学比较早,母亲有时候早起为我们兄弟俩做早饭。偶尔,也有不做早饭的时候,母亲会给我和哥哥一人发一块钱,让我们在外面买些早饭吃。胡辣汤五毛钱一碗,半碗三毛钱,油条两毛钱一根,一顿早饭五毛钱就够了,那我们剩余的五毛钱怎么办呢?我当时会到学校的小商店里买零食吃。我的哥哥,每天也会去学校的小商店,但他不是去买东西,他会把剩余的五毛钱换成硬币,两个五毛钱硬币再兑换成一个一块钱的硬币,然后把硬币投进他的存钱罐里。时间久了,我的存钱罐总是空空如也,但哥哥的存钱罐越来越重。到后来,以致于我需要双手抱着才能抱得动。那时候小,不懂事,哥哥隔三差五给他的存钱罐里存钱,而我就悄悄的隔三差五从他的存钱罐里偷硬币出来,然后去买零食吃。时间久了,被哥哥发现了。哥哥很生气,揍了我一顿。我当时还不服气,还犟嘴说:“你整天攒那么多钱,你不花,我帮你花。”哥哥说:“我不是不花,我是想买一付羽毛球拍,我在百货大楼都看好了,一副羽毛球拍标价十七块五,我还没攒够,我整天给存钱罐里投钱,你就悄悄给我拿走,你这种行为叫“偷”,你知道不?我今天揍你,不光是因为你偷我的硬币,我要让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将来会进监狱的,我要教育你走正道。”自从那次被哥哥揍了以后,他把他的硬币看管的更严了,恨不得每天数上好几遍,我再也没机会偷他的硬币了。一个周末的上午,哥哥神秘兮兮的拉着我,抱着他的存钱罐,让我跟他走,哥哥带我去了百货大楼。可能是在电视上看到的,哥哥走到他心仪的羽毛球拍跟前,抱起存钱罐使劲砸在地上,满地的硬币四散开来,我们俩就一起捡硬币,数来数去,凑够了十七块五毛钱,买了一副羽毛球拍。百货大楼出来,哥哥给我买了冰棍儿,撂给我一句话:“冰棍儿好吃不?以后你再也没机会偷我的硬币了,以后再偷东西,我打断你的腿。”[由m.MEiWen.OrG整理]

  那年我上初一,哥哥上初三。我有一位女同学,长得好看,属于班花级别的那种,总有外校的流里流气的坏学生隔三差五的骚扰她。一天晚上,下了晚自习,我和那位女班花顺路结伴回家。走到一半,突然冒出来两个外校的坏学生上来搭话,我们一看不认识,又觉得那俩人衣着打扮怪异,就加紧了脚步。我那个同学也许是出于害怕,拉着我的手就准备跑。那两个坏学生一看,她拉我一个小男生的手,就生气了。上来二话不说,飞起就是一脚,一脚把我踹坐在了地上。当时也就是出于本能,爬起来就拉着那女生跑了。回到家,越想越生气,就把这事告诉了哥哥。哥哥听了很生气。第二天晚上,带着他自制的双截棍又叫上了一个好朋友去找那俩人算账。哥哥非要让我也一起去,当时哥哥把那人拉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指着我对那人说:“他,你认识不?你昨晚是不是踹了他一脚?”那人回答:“是,怎么了?”话音刚落,哥哥抡起双截棍就砸向那人的腿,一边打,一边说“他是我弟弟,你知道不?哪只只脚踹的,是不是这只?是不是这只?”我看得出,哥哥只是想吓唬他,落在那人身上的双截棍也都是带着吓唬的意思,并没有使全力打。那人估计是被吓到了,地上爬起来就跑,跑着还撂了句话:“你有种,你有种,这星期六,大众旱冰场见,不来的是孙子”。哥哥当时也大声的喊:“去就去,怕你不成,到时候我一个人去,看你们能厉害到哪儿去。”周六,哥哥一个人去了。傍晚,哥哥浑身缠着绷带回来了,头上缠着,手上缠着,背上也缠着,绷带上还透着血色。我看到哥哥这个样子,一下子就吓哭了。我问他:“是那几个人干的吗?他们怎么这么狠?”哥哥强撑着说:“我当时穿着旱冰鞋,站不稳,他们几个人冲过来,拿着酒瓶子头上砸,砸完了还用酒瓶子刺我背上,手上,身上。”哥哥说的很淡定,能想象到哥哥当时经历了多么痛苦的时刻。后来,那人的家长带着孩子,登门道歉。父亲让我们两个都出去,父亲跟那人的家长谈了很久。送走了以后,把我们俩叫进去,说:“这事到此为止,以后谁都不准再追究下去了。”时隔多年,每次和哥哥一起洗澡,看着他背上的伤疤,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滋味,这伤疤是为我留的。

  哥哥当年为了减轻家庭压力,初中毕业后,自愿选择了技校,没有去上大学。那年高考成绩出来后,我考的成绩并不理想。父亲不在家,母亲和哥哥张罗着做了一桌子菜,这更让我心里完全摸不到门道了。吃饭时,母亲和哥哥一句话也没有说。吃完饭,哥哥拿出一瓶啤酒,对我说:“你现在也是大人了,允许你喝点酒,喝完酒我跟你说点事情。”我打开啤酒,怯怯的喝了下去。哥哥说:“你现在长大了,要学会独立照顾自己,要有自理能力,你想不想去上大学?”我怯生生的说:“想!”“想去上大学,你平时还不好好学习,考那点儿分数对得起谁?”哥哥说话的同时,抓起啤酒瓶子就朝我飞了过来,我当时一个机灵,头转了过去,可还是没躲开啤酒瓶,后脑勺与啤酒瓶来了个亲密接触,当时就冒血了。母亲急忙抱住我。哥哥本来是想吓唬我一下,没想到歪打正着,啤酒瓶砸到了我脑袋。哥哥见这个样子,抓起另外一瓶啤酒朝自己额头砸了去。那是一瓶没有开封的啤酒,瞬间,啤酒花、碎玻璃渣渣蹦了一屋子。母亲哭着说:“你们两个这是要干什么呀,你爸爸不在家,你俩是要闹翻天吗?”哥哥也哭了,我也哭了,我从来没见过哥哥哭过,但是,那天哥哥哭的特别伤心。三个人都哭的乱成了一团糟。第二天,哥哥过来找我,说:“过来,让我看看脑袋有没有被砸坏?”我赌气不理他。哥哥说:“别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来是往偏处砸的,你可倒好,自己一躲,刚好撞上啤酒瓶。咱爸出门的时候给我交代了,今天哥就领你去就近的大城市里看学校去。”听完哥哥的话,我瞬间就高兴起来了。“去哪儿看大学?”“西安。”时隔多年,我终于明白,哥哥那天为什么那么生气了,因为哥哥也想去上大学,他自己又不愿意说出来,怕给家里增加负担。我上大学那些年,哥哥已经工作了。哥哥的第一份工作,月工资是300多块钱,我每月在大学里的生活费也刚好是这个数,每月都是哥哥给我打钱,每次电话里哥哥都说:“这是咱爸妈给你的生活费,好好念书。”后来,我才知道,我上大学那些年,我每月的生活费,都是哥哥辛苦工作的工资在资助我读书,他自己每月给自己只留下零头,几十块钱的生活费。

  现在长大了,自己也有了孩子,每次看到我孩子的存钱罐,我就给孩子讲我小时候偷哥哥硬币的事情,告诉孩子那叫“偷”,就是做贼,将来会进监狱的。每次洗澡,给哥哥搓背,我都会抚摸那几处永远也不会消退的伤疤。每次看到啤酒瓶,就想到我上大学前一天的情景。

  哥哥从小教育我走正道,他用无私的爱扛起了整个家,就像一把巨大的伞,时刻保护着整个家。我为我自己有个这么好的哥哥感到由衷的自豪。我的哥哥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长兄如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