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冲入阴府

  李冲是某县一个富翁家的仆人,由于他诡谲多智,善于迎合主人的意图,深受主人的宠信。富翁家原先有个老仆殷三,反应迟钝,做事笨手笨脚,富翁本来就不喜欢他;李冲来了后,有了这鲜明的对比,对殷三就更加厌弃。终于有一天,富翁找了个借口,将殷三赶出了家门。殷三又气又恨,不久就抑郁而亡。而富翁则更加信任李冲,将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交给他处置,报酬自然也愈加丰厚了。

  一天早晨,李冲刚出门,忽然发现门侧站着两个公差,将铁链子往他脖子上一套,说:“殷三控告你了,官大人传唤你到公堂上对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李冲吃了一惊,竟然忘了殷三已经死了,就问:“我从来没有犯法,他告我什么?”公差答道:“我们如何晓得,你到了公堂就知道了。”说完,牵着他就走。此时,旭日初升,三人就贴着墙壁的阴影处走,每逢穿街过巷时,阳光照射之处就如同隔着河水,过不去了;一定要有人经过时,才能贴着其人的身影过去。过了一阵,来到城隍庙前。李冲一路上已有点疑惑,这时才大惊问道:“二位不带我去知县衙门,到这儿来干什么?”两个公差不耐烦地说:“你进去后自然会明白,罗嗦什么!”李冲进去一看:里面三街六巷,商贾云集,贩夫走卒,熙熙攘攘,与阳世间并没有什么两样。两个公差押着他进了一个大衙门,又将他引到一间低矮的屋子前,将他推进去后,就反锁了门,自顾自地走了。这矮屋里漆黑一团,分不清早晨与黄昏,大约过了两天两夜,李冲饿得前胸贴后背,又愁又闷,焦躁万状。好不容易门开了,两个公差站在门外说:“今天不审了,你先回去吧。”[由WWw.MeiWeN.Org整理]

  李冲出了城隍庙,寻路回到自己家中。一进家门,犹如大梦初醒,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妻儿们正围着他哀哀哭泣,见他苏醒了,都喜不自胜。原来,那天早晨,他被两个公差摄去的只是魂魄,躯体却倒在主人家门外。富翁见他气若游丝,身子却未僵硬,就命人将他抬了回去。到此刻醒来,已是“死”了三天了。李冲细细一想,才突然领悟:殷三已死,那两个公差就是城隍神管辖下的鬼卒,自己已经在阴曹地府转了一遭了!可是他虽说苏醒了,却神思恍惚,力软筋疲,犹如生了场大病。过了好几天,就在他刚刚能够下床举步时,那两个鬼卒又来了,再次将他勾进冥府,关了两天后,又放了回来。不到半年时间,就去了五次阴曹地府,来来往往,路都走熟了。李冲既厌烦,又恐惧,第五次放出来时,就忿忿地对两个鬼卒说:“我究竟犯了什么罪?是赏是罚,是生是死,只求早早判决吧。二位经常来纠缠,我实在受不了啦!”,两个鬼卒笑而不答,旁边另一个鬼卒笑着说:“你看样子倒像个聪明相,怎么也如此迂腐呢?世人都说‘八字衙门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我们阴间与你们阳世是一样的,难道可以白手入公门么?”李冲恍然大悟,就对两个鬼卒说:“我果然愚鲁,不知世情。如能放我回去,我一定重重报答,只求两位大哥助我一臂之力啊。”两个鬼卒一听他肯出钱,立刻满脸堆笑地说:“如有差遣,我等怎敢不效力。然而我们身为公差,不得自由,一向有疏照应,还请不要见怪。这样吧,估计你的案子过不几天就能正式审判了,你回去耐心地等待吧,一有确切的信息,我们就来延请你。”

  李冲苏醒后,就将经过情形告诉了妻子,并与妻子商议,叫她去央请主人资助。富翁倒也爽快,当场赏赐给她十贯铜钱。李妻就把这些钱都买了冥票、锡箔、香纸、红烛等,焚化给两个鬼卒。当天夜里,两个鬼卒就来了,亲热地握着李冲的手,嘘寒问暖,笑容可掬。于是三个儿又进了城隍衙署,两个鬼卒让李冲在衙外的一间偏室中略坐片刻。不一会儿,有人扛着铁钱十串、白银数十锭放置地上,说:“这是李君送给二位的,请查收。”交割点清后,那人就走了。两个鬼卒对着李冲深深一揖,道:“承蒙李先生厚赐,我等怎敢不尽心尽力!今天如果再不审讯,我等发誓不再与先生相见。”说完便告辞而去。不一会儿,只听得衙门内鼓声嘭嘭,犹如震雷。两个鬼卒进来说:“官大人升堂了,快跟我们来。”就带着李冲,立于公堂之下。只见堂阶左侧有一只黄铜大锅,有一人多高,两个健壮的鬼卒守在旁边。犯人一进来,就用铁锸撬开锅盖,叉进锅中。锅中人头攒动,都只露出半个脑袋。李冲吓得魂不附体,料来自己也难逃入锅之厄了。哪知锅边的鬼卒却只向他笑了笑,并不来叉他。李冲心想:定是押送的鬼卒替他用了钱了。忽然,听到堂上大声传唤他的姓名。李冲急忙跪伏于阶下,偶然一抬头,黑漆漆的看不大清四周状况,只见正面坐着一位神灵,四方脸,长胡须,白净的面皮上犹如敷了一层粉,状貌并不狞恶,而衣冠服饰则看不清楚了。李冲知道他就是城隍爷,只听他开口问道:“李冲,你为什么杀害了殷三?”李冲连连磕头道:“小人与殷三前世无冤,今生无仇,怎么会杀害他呢?万望尊神明鉴。”城隍神就命令左右取过簿册来检视,过了一会儿,就说:“殷三果然不是你杀的。然而你谄媚于主人,也有过失。今天我姑且放你回去,以观后效。如若不改过,一定置你于拔舌地狱之中!”李冲唯唯应诺。城隍神又令将殷三杖责三十,以惩其诬告之罪。不一会儿,就听见劈里拍拉的责打声,夹杂着殷三的哀号求饶声。李冲循着声音偷看,却看不到一点东西。城隍神又令将李冲放回去。那两个鬼卒便替他开了锁铐,带到原先那间偏室中。其余那些得了钱的鬼卒们也都来向他祝贺,温言慢语,百般抚慰。原先那两个鬼卒又送他回阳世。半路上,李冲腹中饥饿,想买些点心吃吃。两个鬼卒连忙制止道:“万万不可。吃了阴间的东西,就回不了阳世了。不然,我们老朋友,焉有不招待你的道理,何消你自己掏钱呢。”两个鬼卒一直将他送到家中,才告辞而去。

  过了一段日子,李冲终于完全恢复了健康。从此他长斋奉佛,扶危济困,努力地做好事。逢时过节,还备下酒食香烛等,到殷三的坟上去祭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