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身正气石赞清

  “英法联军已经杀到天津城外了!”

  1858年5月,这个惊人的消息立刻带来了一片恐慌,连京畿一带的最高长官——直隶总督谭廷襄也战败西逃,那些达官显贵们见情势危急,纷纷收拾细软,携妻带子,仓惶逃命,偌大个天津城,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疾风知劲草,彼时彼刻,唯有天津知府石赞清异常冷静,他命人在衙署前的台阶上抬来两只一人多高的大水缸,里面贮满了清水,并宣称:“英国人如果来胁迫我,我与妻子就死在这水缸里,绝不受辱!”就在这个当口儿上,清廷派大学士桂良与吏部尚书花沙纳为钦差大臣,赴天津与英法联军谈判,并与英国、法国及调停的俄、美等国分别签订了《天津条约》。

  这是1856年英法联手挑起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的一个片断,天津城虽然暂时躲过了一场危机,然而事情却没有结束。1860年战事又起,英法联军攻占北京,咸丰帝仓皇逃往热河;同年8月,天津城也被敌军攻陷。这一次不但平民百姓,连来不及逃跑的文武官员也都“横被侮辱”(况周颐《餐樱庑随笔》)。在凶横的侵略者面前,那些平日里惯于作威作福的清廷官员们,几乎个个卑躬屈膝,连大气也不敢吭一声!英法联军分别占据了城内的各级官署。到了知府衙门,英国人命令石赞清离开,石赞清却凛然驳斥:“我石某头可断,衙署绝不相让!”英国人大为诧异,也不过分相逼,竟然离开了知府衙门。[由Www.MeiWen.Org整理]

  忽然有一天,英军派出五百士兵,手持枪械,抬着轿子来到衙署,说是请石赞清进军营,有事相商。进入军营后,英国将领倒也比较礼貌地说:“不是我们有意与你为难,只是听说有些乱兵准备焚烧我们的兵船,所以请你来,借你的名望以维持安定啊。”石赞清哪吃这套,他怒斥英军将领,列数他们的侵略罪行,早已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但求一死,还不时用手拍着脖颈说:“快杀我!快杀我!”英国将领非常敬佩他,转而备下丰盛的美酒佳肴款待他。可是,石赞清不屑一顾,绝食三天,滴水不进,以示抗议。天津百姓知道此事后,自发地聚集了数十万人,日日夜夜地包围了英军,责令他们放出“石父母”。 英国将领无计可施,害怕激起大规模民变,只得让石赞清回去。石赞清却道:“我是如何过来的,也要如何回去。”英国将领无奈,只得让五百士兵作前导,仍然用轿子将石赞清抬回知府衙门。英国将领又竖起大拇指,称赞石赞清道:“真是好官啊!”。天津百姓则奔走相告,庆幸欢呼“石父母”归来,并在街头巷尾大唱:“为国为民天津府,刚毅不挠胸有主。”英法联军盘踞天津好几个月,除被劫持的那几天外,石赞清一直没有离开过知府衙门。

  石赞清是贵州黄平县人,生于1805年。1838年考中进士后,先后在阜城、献县、正定、卢龙等地担任知县,所在皆以清正爱民著称。在天津知府任上,石赞清“勤以敷政,严以持躬,吏慑其威,民怀其惠”;他稳定银价,整顿士风,公断讼案,赈灾治水等,为天津人民办了不少实事,深受天津人民爱戴。清廷为了表彰石赞清勇抗“英夷”的功勋,提拔他为顺天府尹、刑部侍郎。顺天府尹是正三品官员,相当于北京市长。1869年,石赞清病逝于京师,享年6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