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的嗜好

  搓麻将是梁启超的一大嗜好,据说,他每天都要玩上八圈,以作消遣,哪怕是外出旅行,无论车上船上,都不能影响方城之好。这位梁任公先生,可是著名的国学大师哟,无论教育界还是学术界,都因“深慕先生言论丰采”(竹楼主人《近代名人轶闻》),纷纷邀请他前往演讲。梁启超虽然答应下来,却从来不作准备,照样沉迷于牌桌上,“红中”、“白板”,玩得兴高采烈。有时候,倒是同桌的牌友替他着急:嗨,我说梁先生哪,人家恭恭敬敬、正儿八经地来请您,您是不是也准备准备呀?梁启超却嘿嘿一笑,说:“急啥?我正利用这玩牌的时间打腹稿呢。”或许,他果然是一边打麻将,一边作准备,可是一心终究不能二用,结果是,牌场上总是输多赢少,甚至“每赌必负”。不过,梁先生赌兴不减,照样乐此不疲。也有人劝他歇歇手,梁启超却振振有词地说:“麻将足以启迪我的智慧,我的手一摸到牌,就思如泉涌,比整天枯坐着苦思冥想,效果好得多呢。我屡屡试验都是这样,因此,已经养成牌桌上思考的习惯了。”劝说者只能苦笑着摇摇头:咳,由他去吧![由www.MeiWen.Org整理]

  梁氏著述甚富,同为近代思想启蒙的先驱,虽然陈独秀对梁文有点不屑,称之为“浮光掠影”,可是梁氏在“五四”时期的影响亦不可小觑。有一次,适逢清代著名思想家戴震二百周年诞辰,梁启超先给《晨报》送去一篇论文,然后与陈独秀一起乘车参加纪念大会,在车上,他向陈独秀诉苦说:“我已经三天三夜没有睡觉了!”陈独秀心中暗笑:你这个家伙才思敏捷,绝不会受困于一篇简单的论文,还不是没日没夜地“筑方城”?活该!

  梁启超前往北京大学演讲,深得北大师生敬仰,不但座无虚席,连窗台上也挤满了听众。有一天演讲完毕,他忽然对台下的学生们说:“诸位都是大学生,对于算术应当也有一定研究。今天我出一道题,请你们替我作出答案:三加四等于多少?”学生们一听,个个瞠目结舌:梁先生博古通今、学贯中西,是当今屈指可数的一流学者,怎会出这么一道连初小学生也知道的简单题目来考我们呢?唔,这里面一定有玄机、有奥妙,一定不是等于七。于是,满场鸦雀无声,谁也不敢贸然回答。过了好一阵,才有一个学生站起来说:“三加上四,除了等于七以外,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答案,只不知是否符合先生的意旨呢?”梁启超微微一笑说:“不错,果然是七。这道题目难么?一点也不难,我知道诸位人人都能回答。然而,正是因为太容易,出乎寻常的容易,大家都不敢回答,所以你们的见解,都太差劲了!你们济济一堂的同学,却只有一人站起来回答。像这位同学,我认为他平时研究学问,既有勇气,又有判断力,诸位都比不上他。关键在于,等于七就是等于七,有什么不敢回答的?”一番话,说得学生们都深为懊丧,却又不得不佩服:梁先生的话,果然大有道理,我们为什么要用复杂的思维,来对待一个简单的问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