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孕

  大千世界,果然无奇不有。

  江西上饶县一个叫郑家坞的村庄里,住着刘氏父子两人,务农为生。儿子名叫歪头——不知是绰号呢还是乳名,长大以后娶了王家的女儿为妻。王女二十来岁,入门一年以后,肚子渐渐隆起,人们都以为她怀了孕。谁知从民国三年直到民国六年,“怀胎”整整三年,仍然没有临盆生产。而王女本人呢,只觉得肚子里不时有个东西蠕蠕而动,似乎要出来的样子。这年阴历六月,已是大暑天了,王女在浴盆里洗澡,头一低,猛然发觉一条花蛇从产道里面伸出头来喝水:那颗蛇头足有拳头大小,但见它“嗞嗞嗞”地吸水有声。王女大为惊骇,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吸足水后又退入了腹中。由于事情太奇怪了,又羞人答答的难以启齿——倘若被别人知道了,只能是益发增加自己的羞惭而已,因此,王女打定主意对谁也不提起,连自己的丈夫也瞒得结结实实,而且从那以后,她再也不与丈夫同室而寝。善良的王女认为:自己反正是死定了,可不能再祸害丈夫啊!往后的日子里,在肚子日渐膨胀的同时,王女的身子却日渐消瘦,最后竟骨瘦如柴。再往后,花蛇在肚子里不住地搅动,王女只觉得痛如刀刺;唯一缓解的法子就是每天洗澡,让蛇头伸出来吸水,然后它才会在腹中稍微安分一阵。[由Www.MeiWen.Org整理]

  对于妻子不与自己同室而寝,刘歪头认为是怕伤了“胎气”,倒也可以理解。久而久之,随着气候转冷,妻子竟然一点也不在乎,仍然天天洗澡,做丈夫的就不能不心生疑窦了。有一天,当妻子又关起门来沐浴时,歪头偷偷地从门缝中向里面张望,恰巧看见蛇头伸出来饮水,惊骇之余,他破门而入,严厉地责备妻子道:“既然有这种怪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委屈的妻子无言以对,只能嘤嘤啜泣。歪头好言劝慰,两口子一商议,决定用铁钻钉住蛇头,再将它拖出来。第二天,王女洗澡时,歪头顺利地将铁钻钉住了蛇头,拖出来一看,连头带身,足有三尺多长!在往外拖的过程中,王女只觉得手足麻木,最后竟晕倒于地。歪头急忙烧了姜汤,又撬开她的牙齿,将姜汤、药丸等灌了进去,约莫过了三个钟头,王女才渐渐苏醒,歪头也舒了一口气。而醒过来的王女仍然非常虚弱,直到三天之后才能开口说话。于是,她从夏天洗澡时的偶然发现说起,详详细细地向老公叙述了这些日子的痛苦与烦恼。随着王女的渐渐康复,这件事情也在乡邻之间传开了,人们都惊诧地说:太奇怪了,这真是古往今来罕见的异闻啊!

  这一“异闻”载之于近现代作家李定夷(1890——1963)所撰的《民国趣史·博物院》中。应该说,即使不完全属实,也不会是空穴来风吧?

  江苏省南通市濠西园84幢601室  沈淦

  (南通教科院退休教师,亦可用笔名“蒲云空”或“吴桐”)

  QQ:1424204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