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着雨声读古诗

  枕着雨声读古诗

  秋雨绵绵,我倚靠床头,静静地聆听雨声滴嗒,随意地翻着唐诗宋词,沿着书中的香味,追寻“梧桐更兼细雨”的缠绵,与李白、杜甫对酒相谈,与辛弃疾唱说大漠豪情,与苏轼聊山川灵秀,与李清照悲人生遭际,与陆游叹世态炎凉……尽管不能像古人那样把内心的愁苦诗化,让“雨滴梧桐秋夜长,愁心和雨到昭阳”千古流传,但那一份感伤、一缕的细腻确能动我心肠。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由于年龄段的不同了,我今晚听雨读诗的感受也不一样了。少年情怀的敏感与细腻,在饱尝人生风霜之后的今天,是否依然纯真?不!少年是以欢愉心情听雨读诗,壮年以慨然心情听雨读诗,可它早已如雨打风吹去了,此时此地再听到点点滴滴的雨声,好像木然无动于衷了。三个年龄段,三重境界,风雨相随,虽“一任点滴到天明”,亦无眠到天明,无静到天明,那感受却是的完全不同。

  这江南的秋雨,总是缠绵纤细的很,像江南少女的爱显得很多情善感。今夜“窗外雨潺潺”。是沉默的雨?此时无声胜有声;是喜人的雨?催生着万物蓬勃生长。枕着雨声,细细地眯着眼,我在细细地体会“夜阑卧听风吹雨”的无奈,欣喜“草色遥看近却无”的生机,体验“天街小雨润如酥”的温柔,憧憬“巴山夜雨涨秋池”的浪漫。随着滴答滴答的雨声,完全倾入到了“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温柔境界中去了。(m.meiwen.orG)

  这些古诗每读到一首  便使我的心弦就像被重重的拨动了一番,能发出震耳的声响。我仿佛在精光黯黯中看见了闪烁着一尊尊成败英雄不灭的精魂:“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死生契阔,气吞山河,金戈铁马,仰天长啸……都在滚滚战火中灰飞烟灭;每读一首古诗,又宛如打开一枚古老的胭脂盒,在氤氲香气中,升腾起一个个薄命佳人哀婉的叹息。”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自古佳人多命薄,闭门春尽杨花落。”。美人卷帘,泪眼观花,思君君不知,一帘幽怨寒。多么凄美的诗句呵!浅斟低吟,拭泪掩卷。

  滴答之雨仍下个不停,这雨又把我带入了姑苏寒山寺,寺里的钟声缭绕,梵音如歌,清澈洪亮的声音,强烈的节奏感,悠远沉迷的旋律,让人在钟声中沉醉,仿佛生命的脉动,穿越时空,从古传来,从远到近,轻轻地、慢慢地、静静地走进心房,沐浴心灵,声声敲心坎,声声谱回肠。在这钟声里,世事更迭,岁月无常,更换了多少个朝代!唐宗宋祖,折戟沉沙;三千粉黛,空余叹嗟。富贵名禄过眼云烟,君王霸业恒河沙数。惟有姑苏城外寒山寺的钟声,依然重复着永不改变的晨昏。“欲觉闻晨钟,令人发深省”, 寺庙的声声钟声,一直在敲着,一直在警醒着世人,“闻钟声,烦恼轻;智慧长,菩提生;离地狱,出火坑;愿成佛,度众生。”。唐朝的江枫渔火,就这样永久地徘徊在隔世的诗句里,敲打着世人浅愁的无眠。

  李白和杜甫无疑是诗坛上最璀璨的两颗明珠。可他们的人生遭遇和绝大多数诗人一样,不是半生失意就是一生困顿。诗仙李白,他诗名冠天下,却只得翰林供奉的闲职,虽赐金放还,却难施展一生的抱负。流放他乡的路上,他是否还记得昔日的狂傲?"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可惜,人生能有几年少?转眼便老之将至,“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仕途上的失意让很多诗人流连于山水之间, "诗佛"王维,其诗作有"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之称,"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一幅幅颜色鲜明秀丽俊美的山水画,仿佛就展现在眼前。"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当身处困境时,每每读它时,总能生有一种顺势而为的豁达心态,所遇到的一切困境又何足挂怀?

  灯影之下,淡茶溢香,那瑟瑟雨声中,已感雨意微凉。可能是如今的年龄关系吧,浩瀚的诗海中,我也对描写日暮时分的诗喜欢起来。"日暮苍山远",站在楼头亦或独立江边,望着夕日欲颓沉鳞竞跃,看着远山茫茫消失于天际。此时涌上心头的是"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的旷远?"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豪迈?还是"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的淡淡愁思?我最向往的应是那竹寺钟声里,披着斗笠消失在斜阳里的身影:"苍苍竹林寺,杳杳钟声晚。荷笠带斜阳 青山独归远".亦愿回到那渡头落日墟理孤烟的小村庄:"斜阳照墟落,穷巷牛羊归。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雉雊麦苗秀,蚕眠桑叶稀。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即此羡闲逸,怅然吟式微"……

  在这细雨微风的子夜时分,嘬一口清茶,细细品来,清香入心肠。这疏疏密密的雨声,时轻时重,或缓或急,多像一首悠扬缠绵的古筝曲,这潇潇的雨声,远起洪荒,近到现代,直至今晚,想必苏轼听过,李白听过,杜甫听过,李商隐听过,辛弃疾听过,李清照也听过……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今夜,和我一样怀着一份寂寞和清冷,在灯下听雨或枕着雨声读古诗的人不知又有多少呢?

上一篇:低眉,捡拾一枚岁月的浅笑 下一篇:在平淡的日子里寻找诗意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