叹兮

  叹兮

  ——改写《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八月深秋,风声怒号,冷风侵袭,登堂入室。卷起屋上的茅草,不知归处,有的落在江边;有的落在林梢;还有的沉塘中,而卷起的却不只是茅草。

  叹,天公不作美,竟忍毁我陋屋。

  待辛苦寻来小部分的茅草,却见那顽皮的儿童欺我老无力,在我面前做这样可耻的盗贼之事。

  我在后头叫喊,欲叫这些孩童归还茅草,但那风声拉扯着发出锐利的声音,在那时隐时现的雷声中,我依稀听见他们的笑声,一声一声像死亡的哀号萦绕在耳边,死死困住我。即使我的声音变得沙哑,他们头也不回地跑到竹林,望着远去的身影,我只得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去……

  叹,孩童无知,盗我茅草。

  叹,我年仅四十又九却像这迟暮老人,无能为力。

  一会儿,天色阴沉下来,风吹过,夜间从缝隙中跑出来,像野兽的呜咽,又像是假装收起爪牙的欺骗。

  那多少年的被子像铁一样冰冷坚硬,雨丝从茅草的缺口中坠入,如密集的丝线一样,我只得撑着破旧的伞,孩子睡相不好,把被蹬破了,那雨水溅在地上,舔着我的鞋尖。自从安史之乱,我便夜不能寐那夜晚被水浸透,“嘀嗒嘀嗒……”究竟何时才能天亮呢?(www.MeiWen.org)

  叹,长夜漫漫,只能苦等。

  雨声渐渐侵蚀了我,是否在这样冰冷的寒风中,他们只有单薄的上衣?是否在这样刺痛的骤雨中?他们只躲在矮小的屋檐下?是否在这样空洞的长夜中,他们只剩下无尽的孤独?

  叹,叹我眼睁睁看着百姓水深火热,却只得袖手旁观!

  叹,叹我人生漫漫,却碌碌无为,不能大庇天下!

  叹,叹我心中仁怀有建功立业的心,却是白日做梦!

  子美不愿匆匆苍茫一生,后只剩得叹息。

  子美虽是一介平民,但仍望有日能大庇天下寒士疾苦,慰一路艰苦风雨压迫,子美一人受这狂风骤雨,死于冷冻又算得了什么呢?

  安放好所有冷冻的心;庇护好所有孤寒的影,用我一生孤苦无依,换这天下一世周全,不悔,不叹。

上一篇:青春随想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