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生还》经典语录

  很多杀人狂都很文静,不张扬,挺讨人喜欢。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十个印地安小男孩 为了吃饭去奔走 噎死一个没法救,十个只剩九 九个印地安小男孩 深夜不寐真困乏 倒头一睡睡死啦,九个只剩八 八个印地安小男孩 德文城里去猎奇 丢下一个命归西,八个只剩七 七个印地安小男孩 伐树砍枝不顺手 斧劈两半一命休,七个只剩六 六个印地安小男孩玩弄蜂房惹蜂怒 飞来一蜇命呜呼,六个只剩五 五个印地安小男孩惹事生非打官司 官司缠身直到死,五个只剩四 四个印地安小男孩结伙出海遭大难 鱼吞一个血斑斑,四个只剩三 三个印地安小男孩动物园里遭祸殃 狗熊突然从天降,三个只剩两 两个印地安小男孩太阳底下长叹息 晒死烤死悲戚戚,两个只剩一 一个印地安小男孩,归去来兮只一人 悬梁自尽了此生,一个也不剩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一个人无法预见未来,这也许是一件好事。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不要忘了,任何一个精神出了毛病的人,都有一股不容置疑的力气。(www.Meiwen.org)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但是我现在才明白,没有哪个艺术家能够满足于单纯创造艺术。他渴望自己的艺术得到世人的承认,这种天性是无法克服的。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你马上就要告诉我了,还值得我费劲去猜吗。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That's peace - real peace. To come to the end - not to have to go on... Yes,peace. 那是安宁——真正的安宁。一切都结束了,不必再继续了。是的,这就是安宁。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有时越想把一件事搞清楚,反而越糊涂。再说,这本来就是件糊涂事,一塌糊涂……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生既是死,无时无刻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医院里的谋杀。手术台上的谋杀。保险——是的,就像在房子里一样保险。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五个人互相监视着,谁都顾不得再掩饰自己紧张的心情,谁都不再弄虚作假,也没有人故作镇静、侃侃而谈了。五个人彼此都是敌人,但又被生存的本能紧紧连在一起。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十个小兵人,外出去吃饭; 一个被呛死,还剩九个人。 九个小兵人,熬夜熬得深; 一个睡过头,还剩八个人。 八个小兵人,动身去德文; 一个要留下,还剩七个人。 七个小兵人,用刀砍木棍; 一个砍自己,还剩六个人。 六个小兵人,无聊玩蜂箱; 一个被蜇死,还剩五个人。 五个小兵人,喜欢学法律; 一人当法官,还剩四个人。 四个小兵人,出海去逞能; 一个葬鱼腹,还剩三个人。 三个小兵人,走进动物园; 一个遭熊袭,还剩两个人。 两个小兵人,坐着晒太阳; 一个被晒焦,还剩一个人。

  《无人生还》

  海岛上最美妙的就是,一旦你上去之后——不能再往前走了……就到了它的尽头。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我痛恨因为我的所作所为让无辜的人或生物遭受磨难或者死亡。我一直深深地感到,正义应该战胜一切。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但是,有人会觉得我很矛盾,因为我仍受到与生俱来的正义感所带来的约束和压抑,我认为无辜的人不应该死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吗?我们就是动物……从昨天晚上开始,我们已经不是人了。我们就是一群动物……”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杀人凶手之所以能够肆无忌惮,正是因为我们这些受害对象毫无戒心。从现在起,我们应该以考查我们中间的每一个人为自己的责任。凡事预则立,也就是有备而无患。切勿大意,谨防危险。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她可不想自杀。 她根本无法想象轻生的念头。 死亡和她无关——死亡是别人的事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观察并祈祷吧,”他说道。“观察并祈祷吧。最后审判的日子近在眼前了。” 他有气无力地从车门口下到月台上。他斜侧身子抬头看着布洛尔先生,一本正经地说:“年轻人,我在跟你说话呢。最后审判日近在眼前了。” 布洛尔先生在座位上坐下之后心里在嘀咕:他离最后审判的日子比我更近! 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偏偏他错了……”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她转过来面对维拉,眼神坦荡,毫无愧疚,显得冷酷又自信。埃米莉·布伦特站在士兵岛的最高处,用道德这层盔甲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当大海平静后,会有人驾着船从大陆上来。他们在印第安岛上发现的将是十具死尸和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异教徒们自作圈套自己套,借网藏身反而自投罗网。上帝的审判,执法不阿:作恶之人作孽自受,作恶之人必入地狱。”

  ——阿多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谈到小岛什么的,总好像有一种魔力似的。就光“小岛”这两个字,幻想的味儿就很浓。它使你同整个世界隔绝了——自成一个天地。这个天地,也许,你就一辈子回不去啦!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菲利普·隆巴德笑了起来: “啊,是的,我相信。沃格雷夫杀了爱德华·塞顿,没问题,一清二楚,就像他用刀血淋淋地捅了塞顿一样。但是他再滑不过了。披着法衣,手持法典,高踞大堂之上,杀人不见血啊!因此,按正常法规,对他的这种略施小伎,治得了罪吗?” 突然一个念头像闪电一样出现在阿姆斯特朗的脑海里: “行医杀人——手术杀人。安全,保险!——是的,像在自己家里一样稳当!”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我们中的一个……我们中的一个……我们中的一个……”这句话无尽无休地重复着,在他们脑子里轰轰作响,五个人——五个吓破了胆的人。五个人互相监视着,谁都顾不得再掩饰自己紧张的心情,谁都不再弄虚作假,也没有人故作镇静、侃侃而谈了。五个人彼此都是敌人,但又被生存的本能紧紧连在一起。突然之间,五个人的样子都变了,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更像野兽了。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我还记得小时候幼儿园里挂着的一条箴言说:‘有罪之人逃不脱。’对极了,说得是。‘有罪之人逃不脱。’”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我亲爱的夫人,根据我对为非作歹的了解,天命总是把服罪和惩罚的工作留给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来处理的——而处理起来又总是困难重重的,别无捷径可循啊。”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这海多么辽阔!从这里望出去,哪儿也看不到边——就是若大一片茫茫天水,落日余晖,碧波涟漪。 海啊……今天是如此的平静——有时又是那样的狂暴……就是这个海把人拖入深渊。

  ——阿多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我十几岁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的个性是个矛盾集合体“首先,我具有充满浪漫情调的幻想……除了浪漫的幻想,我还有其他与生俱来的性格特征。只要看见死亡或者亲手造成死亡,我肯定会像虐杀狂那样高兴……但是,我也同时具备与之矛盾的性格特征—强烈的正义感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我们之中没人能够活着离开这座岛。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结果没想到事情竟这么简单。岛的西北角,也就是冲着大陆沿岸的那一边,直挺挺的悬崖直插海底,崖壁是光溜溜的一片。岛上别处,无一树木,几乎暴露无遗。三个人仔仔细细、有条不紊地搜查着,真是把个印地安岛从岛顶到水边上上下下走了个遍了。一寸一寸地探摸,哪怕一丁点儿不寻常的岩石褶子和任何一个可能通向洞窟的旯旮,都不漏过。然而,就是没有洞,也没有窟窿!他们绕着水边走,最后来到了麦克阿瑟将军独坐远眺水天一色的地方。这里,只有层层叠叠的波浪拍打着礁石溅起浪花,宁静极了!老人笔挺地坐着,双眼直愣愣地望着水平线。 这帮搜岛的人走过去时,他全然没有注意。这种漠然的态度,至少使三人中的一个人稍微感到有些不安。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布洛尔说:“是的,你说得很对!”他想了一会儿,“无论如何,岛上并没有动物园,下次他不会那么顺手了。” 维拉喊着:“难道你们看不出来?我们就是动物……昨天晚上,我们已经不是人了。我们就是一群动物……”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有时越想把一件事搞清楚,反而越糊涂。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维拉不解地问道:“解脱?” 他说道:“是的。当然,你还太年青……你还没接触到这个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就要来了!一个人当发觉自己一切都干完了——从此以后无事一身轻了,也就是谢天谢的解脱了。有一天你也会有这种感觉的……”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如果这是一所老宅院,地板踩上去嘎嘎作响,这儿阴一块、那儿黑一块,夹板墙又厚又沉的话,倒可能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但现在这所房子是再时髦不过的了,找不到任何阴暗的角落——不可能有暗门滑墙什么的——到处灯火通明,一览无遗——每件东西都崭新、发亮,光鉴照人。屋子里啥都藏不住,没有秘密可言,连一点这样的气氛也没有。 不知怎么搞的,现在却成了恐怖的深渊…… 他们上了楼,互相道过晚安,各归各的卧室,而且不用说,全都自动地、想都不用想地锁上了门……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亿万年过去了……地球不停地转动……时间静止着,原地不动……千万个世纪已流逝过去……不,这只不过一、两分钟而已。两个人正站着低头俯视一个死去的人……慢慢地、非常缓慢地,维拉·克莱索恩和菲利普抬起了头,互相凝视着对方的眼睛……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恐惧——恐惧是一种多么古怪的东西……啊,它现在消失了。她胜利了,不仅凭借着她的机敏和果断,逃出了鬼门关,而且把危及自己生命的人置于死地。她向别墅走去。太阳正在落下,西边天际上现出一条条澄红色的光道……一切都那么美丽、那么宁静……维拉想:这一切也许只是一场梦……她多么疲倦——简直是精疲力竭。她的四肢痛疼,眼皮也直往下沉。再不用担惊受怕了……睡觉,睡觉,她只想睡觉……既然岛上只剩下她一个人,她真的可以高枕无忧了。只留下一个印第安小人了。她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死!这个字像锋利的匕首,直直地刺向埃米莉·布伦特的脑门儿。死!她可不打算死!别人会死,但是她,埃米莉·布伦特,不会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当然它不会来。我们都盼望着这条船把我们送出小岛。要知道这才是整个事件的内容呢。也就是我们离不开这个小岛了……谁也别想离开……这就是结局,瞧——万事大吉……” 他犹豫了一会几,又用一种低沉而异样的声音说道:“那就是安息——真正的安息。叶落归根——不必再纷纷扰扰……是的,安息了……” 他猛然转过身去,走开了。先是沿着平台,接着走下斜坡,趔趄着身子,向海的方向走去,一直走到岛的尽头,那里的礁石疏疏落落地一直通向水中。他走起路来有点蹒跚,像是半睡不醒似的。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但是,如果说就是因为你的——狠心肠——逼得她出此下策的话……”埃米莉·布伦特狠狠地说道: “她自作——咎由自取——她自受。要是她规规矩矩安分守己,这些事情本来就不会发生的。” 她转过脸来冲着维拉,毫无负疚之意,眼神坦然,既冷酷又自信。埃米莉·布伦特正高踞在印地安岛之巅,自得于自己的道德修养之中。 忽然之间——对维拉说来,这位小个子的上了年岁的老姑娘不只是稍微有点可笑而已,而是——可怕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这是一间完完全全照时兴式样装修起来的无可挑剔的卧室。锃光刷亮的镶木地板上铺着洁白的地毯,浅色辉映的墙壁,四周镶嵌着电灯泡的大镜子。壁炉架朴素大方,只有一大块按时兴式样雕刻成狗熊形状的白色大理石,中间镶嵌着一只座钟,上面有一个发亮的克罗米镜框,镜框里是一大块羊皮纸,上面写着一首诗歌。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很难说得清楚。但是,先拿这一点来说吧,他是个老油条,主持庭审可有年头儿了。也就是说,哪一年他都得充当好几个月至高无上的上帝。久而久之,肯定他就自以为真是上帝了。权高一切,生杀由己。他完全可能一下子心血来潮,越走越远,又想当一名巡案大人,替天执法了。”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维拉嘟囔道:“我希望这样。”她张开手臂,喃喃地说:“太可爱了——重见阳光……”她想,多奇怪……我几乎可以说很快乐。但是我仍然认为我并没有脱离危险境地……怎么搞的——现在——似乎对什么都无所谓了……白天对什么也不在乎了……我觉得充满力量——我不能死……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很多人签名总是不认真

  ——阿加莎

  《无人生还》

  这就是平静-真正的平静。万物归隐,不再继续躲藏......对,这就是平静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维拉长舒了一口气。一切都过去了,她从来没有过这种松懈的感觉。再没有恐怖了——再不会有神经绷紧到马上就要断裂的时刻……她一个人在岛上——独自一人,此外就是九具尸体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居然活着……坐在那儿——极度幸福——极度安宁……没有恐惧。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常带着。我常到那些不尴不尬、不三不四的地方去,这你们都知道。”“明白了,”布洛尔接着又说,“可是,也许你还从来没有到过像你今天所到的这种更尴尬得多的地方吧!要是真有这么一个疯子藏在岛上,他完全可能配备有良好的武器——更甭提有两三把刀子匕首之类的了。” 阿姆斯特朗干咳着。 “这点兴许你错了,布洛尔!杀人狂不一定都是张牙舞爪、大打出手的。他们多数是斯斯文文的随和人物。”

  ——阿加莎·克里斯蒂

  《无人生还》

  “我?我为什么要谴责自己?” 维拉说:“如果她是因为你--你的铁石心肠--被逼自杀的话--” 埃米莉·布伦特恶狠狠地说:“她自作自受,咎由自取,要是她老老实实,恪守妇道,这些事情压根儿也就不会发生了。”

  ——阿加莎·克里斯蒂

上一篇:积极工作感悟经典语句8篇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