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趣闻

  班长趣闻

  去年下半年至今,搁笔写作。许多人都说为什么最近见不到你的文章了?"五加二,白加黑,晚上夜总会。"你懂的。但心里总觉得理由不充分。去年下半年编辑了欧阳中石题字的《吐鲁番旅游文化》一书,39万字,由吐鲁番老领导李维青策划并执笔,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发行后社会各界好评如潮,才觉得搁笔之久有了由头。

  近日同学儿子举办婚礼,同学们得以一聚,聊起往事,特别是自己亲历的趣事,现觉得有必要记录下来,与大家分享。

  我是1983年考入吐鲁番师范的,编入864班。新班要建班委会,同学们基本上互不认识,班主任(因要公开发表,恕我不写名字,下同)根据档案和了解,直接任命了班干部,我为班长,一任就是三年至毕业。

  趣闻之一:"政变"、辞职与续任

  做成人班的班长,没有任何经验。当时晚自习抓的很严,每晚由学生会检查,第二天通报。班主任对新生要求更严,每天要求我汇报自习情况,因有学生会检查记录,我只能如实汇报某某同学晚自习迟到、不在等情况。不料在班会上,班主任以此为依据大发雷霆之怒,我们从来没经历过,我也非常震惊和矛盾,同学们都知道是我报告的呀,班主任又不在现场。几次下来,我不愿再报告,又受到班主任严厉批评。(www.meiWen.oRg)

  我自己也闹了些笑话。我们班有43名同学,30名女生,13名男生。我们号称少林十三棍僧,因当时电影《少林寺》红极一时。我把几个年龄较小调皮一点的棍僧三人帮得罪了,也把女生们得罪了。晚自习时,有女生来请假回宿舍,我问她干什么,她答不上来,我就没准假。有几个女生恨恨的,意见很大。后来我才知道有特殊情况。

  我觉得这样的班长不如不当,于是向班主任书面上交了辞呈,未获准,无奈。

  第一学年就这样过去了。第二学年,班委会要换届选举了。一些同学们觉的机会来了,相约把我选下去,发动"政变"。选举会上,我票过了半数以上,但不是第一。好象结果出班主任所料。她说结果要请示校领导和教务处。过了十分钟左右,班主任进班宣布:经请示教务处,镜中的我同学继续当选班长,考虑到班里女同学多的实际,设副班长,得票第一的女同学当选副班长。下课后,"政变"棍僧们嬉笑着在我当面唱着电视连续剧《霍元甲》主题歌《万里长城永不倒》。但就是这几个同学,临毕业分手之际哭的一踏糊涂,同学真情尽显。其中一位流着泪拉着我的手给我说,我们永远都是好同学……以后的事实也充分说明这几位同学是最讲义气的。

  一段时间后,班主任对班长副班长做了分工,我主要负责"外交",副班长负责"内政"。第三学年,班主任说,今年要毕业了,就不调整班干部了。这样我就当了三年班长。因主要负责外务,其他班同学老师都知道我是班长,而毕业后,有本班同学却问我你是不是班长啊?令人啼笑皆非。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同学情义才是真的。

  趣事之二:起立

  每节课上下课喊起立是班长的一项基本任务。三年我不知喊了多少次。有一次喊起立闹了个大笑话。有一次数学课女老师下课时,还没说下课,我听错了,喊了一声起立。结果全班哄堂大笑,我十分尴尬,下不了台。但这位老师当时不仅没批评我,反而替我开脱,老师的宽容,令我非常感动。

  趣事之三:"学生会主席"

  注意这是带引号的。我第一学期时,以班长身份任校学生会学习部部长。第二学期,学校拟让我担任学生会主席。虽没正式宣布,但各班同学都知道了。

  这年冬季不断下雪,地区师范当时学生吃住条件非常差,同学们多次反映也解决不了。期中考试快临近了,同学们情绪越来越大。一天晚上,各班班干部都找到我,说你是学生会主席,要替学生们说话做主。我们要求暂停考,解决问题。我虽感觉方式不妥,但觉的我有责任,于是答应并开了各班同学大会。

  当时有一件事令我难忘。江苏南通支教的张老师急切找到我,力劝停止这种活动,并设身处地

上一篇:聊书 下一篇:最后的复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