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脸上的岁月

  刻在脸上的岁月

  世上有这样一种沟壑——它不像东非大裂谷那样举世闻名,但却使我们铭记在心;它不像金沙江的虎跳峡那样深邃,但却将岁月的每丝每毫囊括其中;它不像彩虹般的美丽,但却比彩虹有更伟大的意义。

  这种沟壑刻在脸上,这种沟壑就是父亲额头上的皱纹。

  可能,第一条父亲的皱纹是他26岁那年有的,这条皱纹里写满了父亲的喜悦与使命,因为那一年我出生了。父亲那年一定抱着我,每天在思考如何让这个新生命健康快乐的成长。就这样,岁月将这份大礼也送给了我的父亲,刻在他的额头上以示留念。

  第二条父亲的皱纹诞生于我6岁那年,这条皱纹里写满了父亲的担心与期盼,因为这一年六月我生了场大病并为此在医院里住了两个月。那两个月中的每一晚,对于我是辗转反侧,但对于父亲则是彻夜难眠。虽然当时病房中蚊子成灾,但似乎蚊子也读懂父亲的心,离我远远的,每晚我都能感受到父亲用心灵的扇子扇出的阵阵凉风。现在回想起来,我猜想父亲一定是做过最坏打算的,但却依然祈盼最好的结局。在我手术排除危险后,父亲的眼泪一定不停地浸入了内心的深处。就这样,岁月将这段难熬的经历送给了父亲,刻在了他的额头上以示留念。

  第三条父亲的皱纹出现于我学习钢琴的时候,这条皱纹里饱含了父亲的严厉与望女成凤的心切。“父亲好严厉”就是这段时间父亲留给我的深刻印象,对他的敬畏就始于那时。当我为了逃避练琴而躲入卫生间时,父亲就像天兵天将般出现在卫生间门口,用他的大手将我拎回到琴前。记得有一次因我没有完成老师布置的曲目时,父亲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动手打了我……在我们家生活还很拮据时,父亲与母亲不惜为我投资,下决心省吃俭用为我买下了钢琴。为了我学钢琴,父亲给我买钢琴用书,还有请老师,考级等等。就这样,岁月将这段略带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