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的冬

  北平的冬

  作者简介

  吴淑珍,笔名房星,微信公众号名为房星不是星。热爱文学和电影,音乐发烧友,平时喜欢写写随笔,最爱苏格拉底的一句话:不经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

  北平的冬

  快九月了,秋季也快来了,这几天突然很想念北平的冬天,每每想起,心底总是泛起莫名的波澜,有什么办法呢?心里实在是想念他。

  北京,请允许我称呼他为北平,即使他早已过了保守的年代。有什么办法呢?心里实在是想念他。

  是的,有什么办法呢?

  今天逛了会楼下的书店,本想着找一找桦给我推荐的《倒数第二梦》,却又恰好碰到老舍的书,它就静静地躺在架子上,我看着它安静的样子,忍不住拿起来回忆一番。曾记老舍说:秋天一定要住北平的,天堂是什么样子,我不晓得,但是从我的生活经验去判断,北平之秋便是天堂。于是他写了《住的梦》,写了《想北平》,他说“北平不是枝枝节节的一些什么,而是整个儿与我的心灵相粘合的一段历史、一块大地方。”

  他说北平之秋时有点令人心痛。(m.Meiwen.org)

  一闭眼,我想起北京的秋季,街道铺满了金黄的叶子,一摞一摞地铺满了旁边的人行道,树枝由青绿色变得泛黄,最后变成闪闪的金黄色,像诱人的铜币和金条,让人心生惊喜。有时候漫步在金黄的道路上,绕着红酸枣的老城墙,摸着水银色的浮雕,心甘情愿一辈子做城墙外的凡夫俗子。

  但我更想念北平的冬。

  北京的冬天,不冷不热。哈市的冬季太冷,踩着厚重的雪地靴仍觉得脚上是赤裸的,冰冻的糖葫芦嚼起来甜脆甜脆,中央大街的宏伟建筑让人置身异地,但是漫长的等待让人泛起丝丝乏味;广东的冬季来得太迟,一年四季不变的景色让人忘了冬季的冷寂,年味浓的时候它才姗姗来到,潮湿的冷气却也能让人瑟瑟发抖,但是对白雪降临的向往好像成了挠人的小精灵。

  而在北京,只需要披一件厚度刚好的羽绒,哪管你里面是穿着短袖还是衬衫,就足以保暖。不管你是一时兴起跑到滑雪场去溜冰,还是随本书跑到颐和园去读一首老诗,都不会变得犹豫不决,简直轻快明了。下班的时候,国贸大街的高楼开始灯火通明,往返这里的人坚信只要有了根,它们就不再是冷冷的钢筋水泥;傍晚晚些时候,南锣鼓巷子尽头的MAOlivehouse开始响起嘈杂的北漂乐队们的呐喊声,屋子外冰冷的铁皮丝毫阻挡不了屋内热血的绽放,青春的呐喊变成最纯粹的时光;深夜的时候,三里屯和后海大街上的年轻男女还是络绎不绝,寒风吹不散他们浮华躁动的心,遮不住他们皮细肉嫩的大腿和肚脐,摄像师的快门一直在眨巴着眼,试图捕捉到最浮夸动人的潮流气息。绚烂在这个城市的一角奔放,严寒变成对抗呐喊的异体,无论是扭曲还是异化,都已然成为这个城市的符号。

  冬季行客罕至,孔庙大成门外的石鼓临摹出古老的历史,庄严大院门前的貔貅瑞兽凶猛威武,皇家屋脊上的仙人走兽默默凝视皇城下的来来往往,神龙不见尾的乌鸦叫声寂寥,四处张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也许是光秃秃的树枝太单薄,它们的叫声叫人发寒。

  当所有的一切变成一幅画展现在眼前的时候,我都忘了自己曾经吐槽过它的不好、埋怨过它的无情。就像母校一样的,这是一个骂了千百遍却容不得别人说半句坏话的地方,它正统文化的端庄早已把你震慑,他的美好沧桑早已融在心底。

  它喜欢时不时给你带来惊喜,好像在时不时提醒你:呐!生活没有那么糟糕!

  曾记起第一场大雪降落的时候,睡眼朦胧的我们急速飞奔到宿舍楼下,祈祷着大雪大

上一篇:岁月无声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