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楼的宠物鸡

  邻楼的宠物鸡

  以前养猫现在养狗,每次看到街上多姿多彩的狗狗,我总是嗤之以鼻:心想:我们那还有养母鸡的呢。

  没错,几个月前,我们邻楼上养了一只母鸡,她的窝就在阳台上,不知道她的主人是不是要把她培养成一只飞鸡或者战斗鸡什么的。她刚来我们小区的时候,精神非常好,时常可以听见她“咯咯咯”的叫,不明真相的我们还以为那里有几只鸡。

  后来才见到她的庐山真面目,身姿不是很淑女、也不优雅,脖子一缩一缩的在楼下的青石板上快步走着,后面一个人背着手慢慢的跟着,虽然没拎着狗绳,但据我的第六感推测应该是她的主人,因为方圆百米也没个其他人了(不包括我)。

  慢慢的,她就不怎么叫了,可能是入冬了懒得叫,或者是看见和她个头差不多的都是些猫猫狗狗,没有心仪的异性或者伙伴,心灰意懒了。

  最近一次见她是在楼下,她体态越发的臃肿了,撅着屁股,埋头在垃圾箱边的垃圾里寻找食物,旁边的下水道井盖上蜷着一只胖猫,这只胖猫每晚都要在这个井盖上取暖。

  不知道这只母鸡产了多少蛋,等她七八岁终老的时候,主人可以在她的墓碑上写上:历史上第一个在大学里产蛋的鸡,这样她也算功成名就了。后来的鸡看到她的墓时,一定会对她充满敬仰。(www.MeiWen.org)

  这些都是她离开后的事了,现在可没人关心她想什么,可能她是一只浪漫的鸡,每天盼望一只白马公鸡顺着枯萎的柳条爬到她的阳台,带着她一起飞走;或者想做一个学者,每天犹豫着是否该请求主人带她去教学区、图书馆,走进课堂听听那些大教授们讲些什么。

  每年要吃掉好多鸡,看到这只母鸡时,却觉得有点怜悯,她像鲁滨逊一样生活在一个没有同类的世界里。希望经常可以在楼下看见她,或者听见她咯咯咯的叫,希望她的主人对她好一点。

上一篇:种糖记 下一篇:在这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