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不是我

  可惜不是我

  此刻才明白,原先有些故事,我们只能用来回忆,有些人,我们只能默默地想念,有些以前牵手走过的地方,我们只能悄悄地再去看一眼,至于那段被遗忘的感情,我们只能在丢弃它的地方,一个人假装从那里飘过,装着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林楚再次和周焉见面是在街角的那家咖啡厅里。

  那天林楚从律师事务所出来,来到了他们律师事务所楼下他经常来的那家咖啡厅里,他一进门,咖啡厅的服务生就走过来问:“林先生你好,这天想喝点什么?”

  林楚将手里的公文包放在桌子上,微笑着说:“一杯蓝山。”

  “好的,你稍等。”

  林楚在等咖啡之际,把自己公文包里的文件拿出来看,就在这时候,一对手挽着手的的情侣走了进来,那个男生个子高大帅气,有气质,那个女的温婉可人,浑身散发着香气。

  服务生走过来急忙的说了一声:“欢迎光临,请问两位想喝点什么?”

  那个男人说:“一杯蓝山,哦,对了,周焉,你喝什么啊?”

  周焉娇气的对着她挽着手的那个男人说:“旭宇,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www.MeiWen.org)

  林楚一听到周焉这个名字,心里不禁的一惊,是她吗真的是你吗?周焉不是到国外留学去了,此刻怎样回来了?

  周焉挽着她男朋友的手说:“旭宇,我们坐到那边吧。”

  就在周焉准备挽着他男友的手走到那个空桌的时候,林楚抬头看到了周焉,这个以前和他相恋四年的女友。

  周焉也看到坐在窗户边的林楚,她的目光稍微有点停滞,周焉也没有想到会和林楚在那里相遇,当初两个人牵手在圣诞节约定终身,说将来要一齐打拼事业,一齐结婚走到天荒地老,没有想到主动选取离开的那个人竟然是自己,自己此刻还挽着别的男人的胳膊出此刻林楚的面前,这不是在他的伤口上撒盐吗?

  林楚还是站起来勉强的一笑说:“周焉,好久不见啊。”

  周焉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愧疚,林楚当初上大学的时候对自己那么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背叛感情,背叛林楚,和别的男人在一齐,她脸上有些迁就的笑了笑了说:“是啊,好久不见。”

  周焉的男朋友问:“你们认识啊?”

  周焉笑着说:“我们大学是同学。”

  周焉的男朋友微笑着说了一声幸会,然后就和周焉在一张空桌前坐下来了。服务生把林楚点的那杯蓝山端过来放到林楚面前的桌子上就走开了。

  不是告诉自己已经选取放下了吗,为什么此刻还要出此刻我的眼前,为什么此刻还要来挖我的伤疤,四年的感情还不如一张飞往新加坡的机票来的实在,当初的承诺难道就是一时用来敷衍我的谎言,此刻那份用糖衣炮弹包裹的感情早已经把我们生活狂轰乱炸了,我们都翻开了生活新的一页,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我祝你幸福。

  Two

  2016年,这是林楚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二年,距离和大学女友周焉分手已经过去了六百九十九天,这是个记忆深刻的日子。

  思恋的她的日子就像是一本本厚厚的日历,慢慢的撕掉一页页,而每一页上面都写着你恋人的名字,分开了,就不再想起。

  让时光倒回到五年前的时候,这个故事就应才算是开始。那时候林楚算是法律系的大才子,在学校有很多的仰慕他的女生。

  林楚和周焉认识是在电影院门口,那天刚好是周末,那天很多人在电影院门口排队买票,周焉站在林楚的前面,等到售票员将周焉选的那场电影的电影票递给周焉的时候,周焉才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没有带钱包。

  周焉恍然大悟,自己出门前洗澡换了衣服,钱包还落在原先的衣服里了。

  糟了,这下就应怎样办才好了,这下可把人给丢大了,周焉把手伸在口袋里摸了好久还是没有摸到钱,口袋里只剩下一张公交卡,后面排队的人一阵骚动,快点啊…

  周焉羞涩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时候,突然从她的肩膀上面伸过来一只手。

  “我帮她买,一共两张票好了。”周焉的身后出现了一个温暖的声音。

  周焉和林楚离开窗口后,身后的那个帅气的男生就把手里买的那两张票递给周焉了一张。然后就准备转身朝着影院里面走去。

  周焉从小就是受人滴水之恩,自当永泉相报的人,所以她急忙的跟在那个男生的身后,刚好她们两个人的座位也是在一齐的。

  电影还没播放之前,周焉就和林楚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周焉有点羞涩,但是还是开口了。

  “你好,谢谢你帮我买电影票,我的钱包出门的时候忘在宿舍里了,你放心我必须会还给你的。”

  林楚转过头来说:“没事的,不用你还,再说了,我也不认识你,你也不认我啊。”

  周焉说:“你好,我叫周焉,是E大的大一的学生,你了?”

  林楚微微一笑说:“原先是校友啊,我也是E大的,我叫林楚。”

  电影开始播放了,影院里面的灯光渐渐地暗了下来,周焉开始对坐在她身边的这个长相帅气的男生好奇,原先我们是校友,竟然在学校校没有见过,电影播放了一个多小时后,出现了几个比较恐惧的画面,周焉从小就是那种胆小如鼠的女生,看到那么血腥恐惧的画面,周焉吓得双手紧紧的抓住林楚的手,靠在他的肩膀上。

  等到那几个恐怖的场景过后,周焉才明白他刚才抓住的是林楚的手,周焉觉得自己刚才真是丢死人了,还抓住人家的手,周焉坐在座位上一向到电影结束,心里都还是蛮不是滋味的,真不明白林楚此刻怎样想。

  电影结束后,林楚就从电影院出来朝路边的公交车站亭走过去,周焉刚好也没事,就准备回学校,他来到公交车站亭,看到有十一路公交车经过那里。

  林楚问:“喂!胆小鬼,你也回学校啊?”

  周焉看了看周围的人,还以为林楚在说别人,就反问了一句:“你是在说我吗?”

  林楚说:“难道那里还有别的胆小鬼吗?”

  周焉不耐烦的说:“我不叫胆小鬼,我叫周焉。”

  “跟这种人认识,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还说我是胆小鬼,等哪天老娘发威了,非扒了你的皮,吃了你的肉。”周焉的心里喃喃自语。

  等到十一路公交车来了,周焉就和林楚一齐上了公交车。

  周末,公交车上的人都是爆满,周焉也算是她们学校的一个大美女,穿着牛仔小短裙,一米七的身高,浑身散发着香味,上了公交车后,她就走到后车门附近,几个站在旁边的男生都主动地靠上去,周焉就像是一个小麻雀,受到了猎狗们的围攻。

  林楚站在靠近前车门的位置,看到周焉脸上表情,就走到后面去,想靠近周焉,可人实在是太多了,走不动。

  “来,麻烦让一让啊。”

  那几个男生看到林楚挤过来,明白是冲着站在面前这个浑身散发着香味的女生来的,就没有给他腾站脚的位置。

  林楚故意的说:“周焉,还在和我生气啊,站的离我那么远。”

  那几个男生的听到林楚这话,以为他是站在面前的这个美女的男朋友,就主动地移到一边站去了。

  周焉侧头对着林楚说:“谢谢啊!”

  一路上,林楚都在周焉的身边,周焉感觉到有林楚站在她的身边,全世界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她了。

  十一路公交车在学校E大的学校门口停下了,周焉和林楚走下了公交车,林楚走在前面,周焉看到林楚越走越远,就喊道:“林楚,你等等,这天谢谢你,这天买电影票的钱我还没有还给你了。”

  林楚停住脚步,然后转过身来说:“下次吧,如果有下次,你请我。”

  周焉听着林楚口中说的下次,不明白是什么时候,有时候总以为相遇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只要两个人在相同时间,在相同的地点出现,就会相遇,可大学的时光已经匆匆的流过那么多。周焉这天还是第一次遇到林楚,相遇如此不易,我们都不能轻易地错过,或许我们都就应感谢缘分,感谢让那样的一个人,从你的身边经过,走进你的心里,让我们单薄如蝉翼划过的青春不再苍白,被涂上新的颜色。

  Three

  周焉回到宿舍就像是犯了花痴病一样的,不停地念着林楚的名字,宿舍的几个姐妹都以为周焉交了男朋友,都在问周焉,林楚到底是谁啊,你的新男友啊?

  “不是,他是我这天遇到的一个男神,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他长得实在是太帅了。”

  周焉第二次和林楚遇见是在学校的食堂里,周焉去食堂买饭,刚好看到见到林楚和几个男生坐在一齐吃饭。

  周焉就在食堂的便利超市买了几瓶饮料给林楚他们拿过去,林楚的几个兄弟看到周焉给林楚送饮料过来,还叫出了林楚的名字,就拥贺林楚,什么时候找了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啊。

  从那天以后,林楚经常的和周焉在不同的地方遇见。

  记的有一次,林楚在学校的图书馆遇到了周焉,周焉就给坐在对面的林楚写了纸条:

  林楚,你就是我的不期而遇,认识你是在那场浪漫的电影开始前;是的,也许你并不记得我们的初见,你只把我当做偶遇的校友,每次看到你出现的时候,我的那颗少女时代卑微又敏感的心感到酸涩,因为我没有勇气当面向你表白,我只是深刻的记得,每次从睡梦中醒来,脑子里想到都是你的模样,你那熟悉的轮廓,还有熟悉的身影。

  我明白也许你并不想见到我,在你的印象里,我就是个胆小鬼,一个看到电影里恐怖场景后就只敢抓住别人手的胆小鬼,

  若不是遇见你,我也不会发现我的那颗少女懵懂的心会萌芽,我在和你相遇往后的很多日子里,都会这样假设着,然后觉得幸运,因为我还是遇见了你,这就是命运对我最大的恩赐。

  周焉趁着林初去书架上换书的时候,将这张纸条塞进林楚放在桌子上的那个笔记本里,然后站起来悄然的走开了。

  林楚,期望你能明白的我对你的心思。

  Four

  那是一个空气中吹着凉风的晚上,天空中飘着碎雨,无数的雨点的路灯下翩翩起舞,路上人比较的稀少。

  周焉撑着雨伞穿着风衣刚从校外回来。那天熟悉的街道,那个熟悉的夜晚,那个熟悉的身影。

  林楚撑着雨伞站在路灯下面,只等着周焉一步步的向他靠近。路灯的冷辉洒在斑驳的地面上,雨伞外面都无数的雨点飞过,她们的影子便在上面扭曲的重叠着。

  林楚远远地看着周焉,周焉在慢慢的向她靠近,直到距离林楚十步远的位置她停住脚步,看着林楚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

  周焉问:“你在那里等你了很久了吗?”

  林楚说:“我看你将放在我笔记本里面的字条了,只要你愿意,就算是等再久我也愿意。”

  周焉听到林楚的话,她内心的那座冰山最后融化了,周焉丢下手里的雨伞,奋不顾身的冲进林楚的怀里,原先苦苦的追寻一个人是这么的艰难,此刻得到了,就要懂得珍惜。

  林楚明白,自己其实从在电影院见到周焉的那一刻,就开始对她动心了,只是找不到一个适宜的借口,来向周焉表白。

  “周焉,请你原谅我内心的胆怯和脆弱,我怕我表白了,会遭到你的拒绝,所以我一向没有开口向你表白。”

  周焉的泪水夺眶而出,浸湿了衣衫,林楚慢慢的松开手,用手将周焉脸上的泪水擦干净,慢慢的感受周焉那有节奏的呼吸,周焉闭上双眼将自己的初吻给了林楚。

  这种怦然心动的感觉还是第一次出现,那晚上林楚送周焉回宿舍,走到她们女生宿舍楼下,林楚一向看着周焉捧着那束玫瑰花上楼。

  林楚和周焉从那天开始,两个人就开启了甜蜜的恋爱时光,一齐牵手在校园里漫步,一向去看最新上映的电影,一向在图书馆看到深夜闭馆的时候,仍然舍不得离开,总是,此刻只要和她在一齐就是最大的幸福。

  周焉问:“林楚,为什么你每次不管在忙都会送我回来啊?”

  林楚说:“送女朋友回家,不管到哪里,都是顺路啊。”

  转眼间,大学的四年的时光,就这样的很快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我们似乎还站在相遇的初点,像是大梦初醒一样,等待这个故事从开头再重新播放一次,即使是重温一次旧梦,我们也回不到那段年少的时光。

  很多人说过,毕业季就等于是分手季,可不是每个人都像是小说你写的那样,在毕业季要经历很恋人的生死离别,然后再千转万回后,会说声再见。

  周焉照毕业照是在林楚的前一天,周焉那天给林楚打电话,让林楚过去陪她合影,林楚十分爽快的答应了,他去了周焉照毕业照的现场,是在图书馆前面的,那里长满了香樟树,周焉的同学看到林楚出现的时候,都在说周焉的男朋友好帅啊,悄悄的偷拍,周焉却假装没有看见。

  林楚和周焉两个人站在一齐亲密的拍了毕业照,那时候就觉得,把彼此完美的回忆留在相片上面,以后回忆起来,也算是给自己青春的一个答卷。

  Five

  青春的蝉翼悄悄地脱落,毕业时节的到来,一切都仿佛是大梦初醒般的清冷,是的梦醒了,一切都就应结束了。

  作为法学系毕业的高材生林楚,在学校早已经是威名赫赫了,经过学校的校领导推荐,林楚被派到一个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实习。

  林楚最后一次给周焉打电话,是在自己临走前的一个晚上,林楚刚电话里说:“周焉,明天我就要走了,你也要出去实习工作了,我们一齐把我们之间的那段恋情继续下去,等到我实习转正后,我们就结婚吧。”

  周焉在电话里的语气十分的脆弱,像是生病了一样,林楚之后在准备挂电话的时候约周焉出来,周焉说:“林楚,你就是我一生中认定的那个男人,这天我身体不舒服,我已经睡了。”

  林楚在周焉那暖心的承诺下挂断了电话,周焉身体不舒服,自己也没法过去照顾她,于是就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周焉,我期望你一切安好,注意照顾自己身体,不要吃生冷的食物…

  林楚第二天就出发到律师事务所报道,他在律师事务所每一天的工作十分的辛苦,除了每一天要整理文件还要配合几个律师外出、现场取证、考察了解具体状况,经常废寝忘食,这一忙也就是好几个月过去了,疏忽了对自己女友周焉的关心和照顾,几个月过去了就只打了两个电话慰问。

  周焉在每次的电话里只说。自己一切都好,期望林楚在律师事务所好好工作,以后能实现自己的梦想,成为了一个杰出的律师。可周焉在毕业后找了好几份工作都不适宜后,她的父母记得在家直跳脚,自己辛辛苦苦养育了十几年的女儿,此刻最后大学毕业了,却每一天待家里当一个米虫,心里就万分的着急,催着周焉立刻的结婚,找了一个金龟婿。

  周焉在父母找亲人朋友推荐的一个相亲对象约会后认识了旭宇,旭宇是前几年大学毕业的,比周焉年长几岁。

  旭宇家是药材经销商,常年都在新加坡生活,国内有几家药材公司都有旭宇一个打理。周焉的父母在见过旭宇后就对旭宇个性的满意,不仅仅一表人才,而且是还一个有才干的人,一个人打理国内的几家公司。

  周焉和旭宇来往没几个月,旭宇就是周焉表白了。

  周焉说:“旭宇,我有男朋友了。”

  旭宇说:“你有男朋友了,但是你们还没有结婚啊,你的男朋友就是让你一个人上下班挤公交车,让你一个经历风吹雨打,让你一个人在遇到悲哀事的,独自在微博上倾述,和那些重来没见见过面的网友掏心掏肺,这样的人也配作你的男朋友?”

  周来周焉在好几次遇到困难的时候,给林楚打电话,想要得到他的帮忙的时候,林楚都说自己忙,没能给周焉送去安慰和帮忙,渐渐的他们时间的距离就远了,时光把她们拉到两个不同的国度,她们回到各自的生活轨道。

  旭宇长期以来对周焉的嘘寒问暖,在加上对周焉父母呵护备自,周焉的脑子里渐渐的淡忘了林楚,有一次林楚给周焉打电话,他想和周焉一齐分享他最近和律师赢得一场官司的时候,周焉在电话却说:梦醒了,一切都碎了,林楚,忘记我吧,下个礼拜我就要去新加坡留学了,你有你生活的轨道,而我只是以前走近你生活的一个路人。

  周焉在接电话的时候,刚好旭宇也在周焉的身边,林楚听见电话里,有一个男人的声音问:“周焉,谁打来的电话啊?”

上一篇:黄昏下的恋人们 下一篇:一个真正的爱情故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