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毅力的故事5篇

  1.火是风儿吹开的花

  十三岁那年,我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那时,我上小学四年级,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一家报纸上看到一则征文启事。我忍住狂乱的心跳,在一个无人的夜晚,写了篇题目为《我的理想》的作文。第二天,像做贼一样把信投进邮筒。

  火是风儿吹开的花在稿子寄出好长时间里,我一直都沉浸在幸福和忐忑不安中。然而,一切似乎并没有改变。太阳依然东升西落,每天还依然是上学,放学。

  一天,我吃完午饭到教室,看到有好多同学正围着班长狂笑不已。看到我进来,笑声更是像决堤的洪水。他们用手指着我大声说:“看,咱班的大作家来了!”我一惊,猛然想起投稿的事,难道我的文章发表了?我正不知所措时,班长兴冲冲地走到我跟前:“作家同志,我们班因你而骄傲!”他的话刚说完,笑声再次轰然而起。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默默守候在教室的角落里,有很多老师都不知道我的名字,现在猛地被推到风口浪尖,一时变得手忙脚乱。“怎,怎么了?”“怎么了?”班长脸一扬,“你的文章发表了。”“啊!”我忽然有一种被抛到半空的感觉,一下子跳了起来,然后抓住班长的肩膀使劲晃着:“真的吗,真的吗?”哈哈,教室里再一次响起哄堂的笑声,还有的干脆使劲敲起桌子。“真的!”班长说着把一封已经开口的信扔到我的身上。我匆匆打开,里面是我的那篇文章,只是第一页多了几个字:“退回,继续努力。”(www.meiWen.oRg)

  时光顿时凝固了,我的心一下子跌到失望的深渊,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你的理想不是当作家吗,我看你干脆当‘家作’得了,在‘家’里‘作’!”他的话就如鞭炮的捻子,再一次引爆了全班。我就像孔乙己,给教室内外带来了快活的空气。

  那个中午我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回到家,妈妈正坐在厨房里做饭,我不禁哭起来。妈妈慌了,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抽泣着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她听后,什么也没有说。

  不知过了多久,她拿出一盒火柴,抽出一根轻轻一划,顿时一个如豆的火苗燃烧起来。她说:“孩子,吹灭它。”我不明白妈妈究竟要干什么,只是对着火苗,“噗”地一声,火熄了,剩下一缕袅袅升起的青烟和一截烧焦的木棒。母亲又用火棍挑起锅底正在燃烧的柴火,对我说:“对着里面吹。”我使劲吸了一口气,然后对着锅底狠狠地吹了过去。那火如浇了油似的,熊熊燃烧起来,还有一团火苗发怒般地挤出了灶膛。母亲随手往锅底又加了一把柴火,对我说:“继续吹,吹灭它。”我茫然地摇了摇头,说:“火太大了,吹不灭。”

  过了好久,母亲语重心长地说:“火柴一口气就轻易吹灭了,而锅底下的火越吹越旺,你愿意做火柴还是愿做柴火啊?”

  “我要做柴火。”我重重地说。

  说完那句话的时候,我就像卸掉了重担一样,顿觉身轻如燕。五年级时,我终于在一家小学读物上发表了第一篇文章,继而,第二篇、第三篇也纷至沓来。我成了班级和学校名副其实的“作家”。面对同学羡慕的目光,我终于明白,之前之所以受到讽刺,是因为我不够优秀。

  如今,无论做什么,每当我看到别人异样的目光,听到别人讽刺打击,遇到困难和挫折想停下脚步的时候,我都会想起母亲锅底下的那堆柴火,它如一朵无比美丽的花朵迎风怒放,催我上路。

  2.那个曾经任性的女孩,一夜长大

  我们学校的门口有一个煎饼摊,每天放学,那里都会排起长长的队伍。同学们说那里的煎饼果子是全城最好吃的。然而,我从不曾光顾那里。不仅仅是因为我口袋里根本没有支付一个煎饼果子的2块钱,还因为那是我早已经熟悉了千百次的味道。

  那个曾经任性的女孩,一夜长大是的,那个每天在门口辛苦卷煎饼的女人,其实是我的妈妈。然而,我从来没有喊过她一声“妈妈”。

  在我两岁那年,妈妈因为一次外伤及术后的高烧,最终成了一个聋哑人。从此,妈妈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说不出一句话。不久,父亲离开了我们,从此,我和妈妈便组成了一个无声的世界。

  自我懂事起,爸爸就不曾来看过我,但妈妈从不曾说过爸爸一句不好,还说他之所以从不出现,是因为在外面很努力地赚钱,将来好供我上大学。

  我知道母亲很爱我,我也很爱她。然而,在我充满着小小虚荣的心里,我无法否认自己的确不愿意承认有这样一个残疾母亲。

  甚至自从上学后,我就不让妈妈参加我的家长会,对自己的家庭也是闭口不谈,生怕同学们知道我有一个哑巴母亲。

  2007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市里的重点初中。就在我们母女为这得来不易的喜讯而欣喜若狂时,妈妈工作的工厂却传来了倒闭的消息。

  就在新学期的学费没有着落时,十几年来从未来看过我一次的爸爸,却意外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天,爸爸说了许多感人的话,还说以后会好好照顾我们。

  虽然,我在心底痛恨父亲对我和妈妈的狠心抛弃,但当他将厚厚一摞的钞票递到我面前时,我的心在那一瞬间还是彻底地被那摞钞票收买了。毕竟有了这笔钱,我的学费就不再是问题,我和妈妈也可以过上很长一段衣食无忧的日子。

  然而,就在我伸手要接过父亲的资助时。母亲却愤怒地将父亲连同那闪着粉红光芒的钞票一把推出了门外。我用手语责问母亲,为什么要替我拒绝父亲对我的爱。然而,母亲却依旧一言不发,眼中含满欲言又止的泪水。

  母亲对父亲金钱资助的拒绝,导致我在进入新学校后不久,便因为拖欠学费每每被校领导找去谈话。回家后,我一次次哀求母亲接受父亲的给予,好让我顺利完成学业。然而,母亲坚决不肯,并且不给我任何理由。

  最后,母亲自己找了我们学校的领导,一番手语下,学校终于大概了解到我家里的困难,并同意了延缓我的学费。然而,我却并不为此感到高兴。因为在母亲与学校三番五次的沟通下,几乎所有同学都知道了我出身于一个贫困家庭的事实。

  那段日子,我自卑到了极点,更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母亲因为找不到工作,最后竟然在我们学校的门口支起了一个摊子,靠卖煎饼果子维持我们的生活。自此,全校的师生都成了我的衣食父母,卑微的感觉将我的自尊心击得粉碎。

  以后的日子,每每看到母亲为了我们的生计奔波,我的心里便又爱又恨。我心疼她的辛苦,但又恨她的故作清高,让我们不得不继续在贫穷的生活中苦苦挣扎。

  渐渐地,我把母亲的苦难看做是理所当然的,甚至在她为我做好香喷喷的菜饭和缝好暖烘烘的衣服时,我也恨她。

  我的心就这样被煎熬着,性格开始变得越来越孤僻,有时候同学的一句玩笑话也会被我理解成是一种嘲弄和讽刺。我没有心思再学习,明知道长期这样必然会导致成绩下滑,却仍旧无法收拾心情。我将这一切的责任都推给了母亲,是她的固执导致了我的无心向学。但同时,我又害怕看到我成绩下降后她失望的眼神。毕竟多年来,我的成绩是唯一可以让她引以为傲的东西。

  于是,为了维系妈妈的骄傲,月考的前一天,我偷偷跑到老师办公室,将各个科目的试卷都偷了出来,然后用了一夜的时间翻书找答案,做成像手风琴一样的小纸条。

  第二天考试,我抄袭了,胆战心惊地抄袭。但是在我就要把卷子都填满的时候,精明的监考老师洞穿了我的小把戏。老师第一时间把我的妈妈找来学校,一张写满了我作弊兼偷窃劣迹的纸让妈妈洞悉了一切。

  就在我无言以对时,一记响亮的耳光袭上我的脸颊。一向温柔的母亲,居然第一次动手打了我。

  那一刻,我感觉妈妈的巴掌彻底击碎了我们之间的亲情。在复杂悲痛的心情下,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拨通了父亲的电话。我以为已经良心发现的爸爸,会欣然答应我从此和他一起生活。没想到,爸爸却在电话那头大骂我是个扫帚星,不但毁了他第一个家,还要毁了他第二个家。在父亲漫长的谩骂声中,我终于明白了这么多年来,妈妈为我做的一切。

  原来,我根本不是父母的亲生孩子。14年前,母亲和父亲在公园散步,一个很年轻的女人说要上厕所,便请求母亲帮她抱一会儿孩子。然而,女人这一走便没了踪影。虽然当时父亲坚决反对,但母亲最终还是收养了我,并且为了给我一个完整的家,她放弃了生育自己孩子的机会。

  父亲一直对此颇有意见,直到我两岁那年的一次意外,不会游泳的母亲为了挽救不小心落水的我,居然毅然跳下零下4度的湖水里,最终导致了今天的残疾。父亲认定是我这个扫帚星,导致了他和母亲接二连三的噩运,他三番五次地提出要将我送人,然而,妈妈依旧坚持将我留在身边,并因为这份坚持,最终导致了父亲的离去。

  至于那次父亲带着钱来到我和妈妈面前,根本不是为了挽回亲情,而是因为他和现在妻子所生的女儿得了白血病,而他的妻子已经失去了生育能力,为了挽救亲生女儿的命,他想要花钱雇佣母亲为他生一个孩子,为生病的女儿进行骨髓配型。

  母亲从未将这些事情告诉我,她迅速地将父亲推出门外,就是怕这会让我知道自己是个从出生就被人抛弃了的可怜女孩儿,一个令父亲厌恶的扫帚星。虽然,我的父亲,她曾经的丈夫对我厌恶至极,但她仍希望在我的心中能留有一个伟大的父亲形象。

  那晚,我回到家中,用手语告诉妈妈,我以后会好好读书,再也不会让她难过失望。然后,我安静地吃饭、读书,然后睡下。临睡前,我第一次喊了一声“妈妈,晚安”。那种感觉是那么幸福,那么骄傲。

  我终究没有把我和父亲通过电话的事情告诉母亲。多年来,我的哑巴妈妈,用一个女人单薄的肩膀,竭尽所能地为我营造一个美好的童话世界。而我此时能做的,就是让她以为我一直坚信着圣诞老人的存在。也许她永远不会知道,此时此刻的我刚刚经历了什么,但无论怎样,那个任性的女孩儿已经一夜长大。

  3.从黑帮流氓到音乐教父

  提到昆西·琼斯这个名字,或许你会觉得陌生。但接下来的这串名字,一定让你如雷贯耳:麦克尔·杰克逊、芭芭拉·史翠珊、奥普拉·温弗瑞。这些天王巨星之所以能够登上天王天后的宝座,全都仰仗了昆西·琼斯的提携。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位西方音乐史上不可或缺的标志人物,最初的梦想竟然是成为黑帮老大。

  从黑帮流氓到音乐教父1933年,昆西出生在美国芝加哥的黑人贫民窟。二战期间,芝加哥经济萧条,黑帮林立,小昆西耳濡目染,也成了一名黑帮小流氓,而成为黑帮头目是他心中最大的梦想。

  一切的改变缘于一架钢琴。一天晚上,昆西和一帮小混混闯进了一个军械库偷吃的。饱餐一顿后,鬼使神差般,他走进一间小屋,黑暗中一架立式钢琴将他的视线牢牢牵引住。他走了过去,缓缓坐下,手指轻轻地触摸那些琴键。直到今天,回忆当时的情景,昆西仍会热血沸腾:“那个时刻如此神圣,我的心寻找到了我一生的方向,就是音乐。”

  二战后,昆西随父亲搬迁到西雅图市,也开始了他的音乐之旅。19岁时,他的小号吹得非常出色,赢得了和一些爵士乐高手同台演出的机会,在当地乐坛也逐渐小有名气。不久,暂停了演艺生涯,从一名学生做起。因为他意识到,想要成为最好的音乐家,必须学习比如作曲、配乐。那年,他30岁,他的梦想不只是歌手这么简单,他要成为全能的音乐家。

  60年代中期,昆西向好莱坞进军,为卖座影片配乐。凭借惊人的创作力,他迅速成长为好莱坞争抢的配乐大师,那一年,他40岁,他的梦想是成为全球最炙手可热的音乐大师。

  或许是一切太过顺利,或许是过多地透支了健康,41岁那年,病魔悄悄地向他袭来。昆西得了动脉瘤,医生建议他做开颅手术,手术成功率很低,但要想活下来,必须冒险去做。幸运的是,昆西挺过了这一关;不幸的是,由于手术后颅骨镶嵌的钢夹,他从此再也不能演奏小号了。这对昆西的音乐梦想打击是致命的,但他却更深刻地领悟到了生命的真谛,让他更诚实地面对生活、珍惜生活。重返乐坛后,昆西做了一项令他自豪一生的工作,发掘新人。1979年,昆西为迈克尔·杰克逊制作了第一张唱片:《Off the wall》,成为历史上销量最大的黑人唱片。1983年,他拍摄电影《紫色》,在请来了斯皮尔伯格执导的同时,大胆启用了一名毫不知名的黑人女演员,她叫奥普拉·温弗瑞。后来,奥普拉成为了全美最具影响力的主持人。那一年,他50岁,他的梦想是帮助别人实现梦想,做一名好“伯乐”。

  1985年,昆西利用自己极强的影响力,汇聚全球百名歌星,演绎歌曲《We Are The World》。这首歌,共赢得5亿美元善款,全部作为非洲赈灾基金。从这首歌开始,昆西坚持身体力行,把大部分时间放在慈善事业上。

  2007年,昆西与中国结缘,为上海特奥会创作了主题曲《你行,我也行》;北京奥运会期间,他与季羡林、何振梁、李安等11位各界人士被聘为开幕式文化艺术顾问。奥运结束后,中国记者问他,北京奥运会哪一点令你印象最为深刻?他脱口而出:“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因为,这也代表了他现在的梦想,这一年,他已年过70。

  评价昆西的一生,著名媒体人靳羽西的话颇为精辟:“他是一位让我很尊敬的音乐家,或许是因为他坎坷的过去,因为他曾经创造的辉煌,但更主要的原因是他永远不会停下的脚步,不停地去学习,不停地开辟新道路,那种精神让昆西成为一个精彩的英雄。”

  4.你一定要走下去

  她在上海最好的大学读书,毕业后,她去深圳看望妈妈。她从未和妈妈一起生活过,只知道妈妈在深圳的一家公司工作。

  那天,她穿着白衬衫花裙子,手中的大箱子里装着满满的期待。当她到达妈妈的落脚地时,她惊呆了:妈妈口中的公司其实是那种皮包公司,在郊区一间破旧的农民房里办公,而员工也只是几个揣着发财梦去深圳的亲戚。彼时的她,手中有好几家上海外资公司的聘用函,但看到眼前的景象,想到妈妈曾经一个人经历过那么多艰难的日子,她决定留下来,帮妈妈的忙。

  你一定要走下去她和妈妈就住在那间农民房里。有时,妈妈会突然消失。一天,房东上门来找她要房租,摸着口袋里仅有的两块钱,看着杂乱破旧的屋子,她突然想哭。

  她得自己赚钱来支撑这个家,来养活自己。靠着同学的关系,她接到了一单礼品生意。她鼓起勇气跑到别人的工厂里谈判,稚嫩的她很快便被人探出了底价,只好灰溜溜地签下了合同。可她还是觉得很开心,因为这次赚的钱已经足够付房租了。

  一次,妈妈不知从哪弄来100箱饮料,之后又莫名其妙地消失。她手忙脚乱地找了个仓库把饮料存放起来。后来,又付不起仓库费,她便找了一辆旧自行车,开始一家小店一家小店地推销饮料。许多老板都摆出一副不愿搭理她的样子,她常常要面对别人毫不留情的拒绝。

上一篇:下雨周 下一篇:关于高尚的故事7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