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淑敏:真正优秀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摘自毕淑敏《你要学着自己强大》里关于女人的励志文章:真正优秀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毕淑敏:真正优秀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女人占了人类的一半。这个数字是多少?假定人类有六十亿,广义的女人(从垂垂老媪到嗷嗷待哺的女婴),就有三十亿。假如我们把女孩的年龄界定在十五至三十岁,大约占女人总人数的五分之一吧,那也有六个亿了。

  望漫天霞霓,俯苍茫人寰,常常想,这其中最优秀的女人该有多少?

  优秀的女人首要该是善良。

  之所以把善良排得惟此为大,是因为这个世界残酷的太多。权力场,金钱场,情场,战场……到处弥漫着硝烟,到处流淌着血污。在温文尔雅的面纱下,潜伏着充满杀机的眼睛。优秀的女孩赋有净化灵魂的使命,她们像明矾一样,使世界变得澄清,她们的血像油一般润滑了车轮,历史艰难地向前滚动。女人的善良是人类温情的源泉。

  善良的女人知多少?

  这个比例实在是不敢高估。女性其实是极不易保持善良的。她们遭受的屈辱多,她们自身的负担重。在被伤害之后,易滋生出火焰一样的报复。在悲伤之余,常在凄冷的黑夜咬牙切齿,对整个生活发出女巫般的诅咒。(m.Meiwen.org)

  原谅我,女人们。虽然我很想说出一个有关你们善良的高比例,犹如我们面对一块待检的金石,报出它是十金足赤。但事实是,历经磨难而终不改善良本性的女人,像一道穿流污浊仍清澈见底的小溪,其实是很罕见的。苍老的妇人多见狞恶之色,琐碎之色,猥琐之色,就是明证。

  优秀的女人其次应该是智慧的。

  女人比男人更需要智慧,因为她们是更柔软的动物。智慧是优秀女人贴身的黄金软甲,救了自身才可救旁人。没有智慧的女人,是一种通体透明的藻类,既无反击外界侵袭的能力,又无适应自身变异的对策,她们是永不设防的城市。智慧是女人纤纤素手中的利斧,可斩征途的荆棘,可斫身边的赘物。面对波光诡谲的海洋,智慧是女儿家永不凋谢的白帆。优秀的智慧的女性,代表人类的大脑半球,对世界发出高亢而略带尖锐的声音,在每一面山壁前回响。

  但女人难得智慧。她们多的是小聪明,乏的是大清醒。过多的脂粉模糊了她们的眼睛,狭隘的圈子拘谨了她们的想象。她们的嗅觉易在甜蜜的语言中迟钝,她们的脚步易在扑朔的路径中迷离。智慧不单单是天赋的独生女,她还是阅历经验胆魄三位共同的学生。智慧是一块璞,需要雕琢。而雕琢需要机遇。

  不是每一块宝石都会璀灿,不是每一粒树种都会挺拔。

  我是一个保守的农人。面对一块贫瘠土地上的麦苗,实在不敢把收成估计的太好。智慧的女人通常比我们想象的要少。

  优秀的女人还需要勇气。在这颗小小的星球上,什么矛盾都不存在了,男人和女人的矛盾依然欣欣向荣。交战的双方永远互相争斗,象绳子拧出一个个前进的螺纹。假如你是一个优秀的女人,无论你朝哪个领域航行,或迟或早你将遭遇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不要奢望有一处干燥的麦秸可供你依傍,不要总在街上寻找古旧的屋檐避雨。当你不如一个男人的时候,他会宽宏大量地帮助你,当你超过一个男人的时候,他会格外认真的对抗你。这不知是优秀女人的幸与不幸。善良的智慧的有勇气的女人,要敢在黑暗的旷野独自唱着歌走路,要敢在没有桥没有船也没有乌鸦的野渡口,像美人鱼一般泅过河。

  这个比例有多少?

  望着越来越稀疏的队伍,我真不忍心将筛孔做得太大。但女人天性胆小,就像含羞草乐意把叶子合起来一样。你不能苛求她们。

  现在,在漫长阶梯上行走的女人已经不多了。

  在这样艰苦的跋涉之后再来要求女人的美丽,真是一种残酷。犹如我们在暴风雨以后寻找晶莹的花朵。

  但女人需要美丽。美丽是女人最初也是最终的魅力。不美丽的女人辜负了造物主的青睐,她们不是世上的风景,反倒成了污染。

  何为美丽?一千个人有一千种说法。我只能扔出我的那一块砖。

  美丽的女人首先是和谐的。面容的和谐,体态的和谐,灵与肉的和谐。美丽并非一些精致巧妙的零件的组合,而是一种整体的优美。甚至缺陷也是一种和谐,犹如月中的桂影。那不是皓月引发无数遐想最确实的物质基础吗?和谐是一种心灵向外散发的光辉,它最终走向圣洁。

  美丽其次应该是柔和的。太辛辣太喧嚣的感觉不是美,而是一种刺激。优秀女人的美丽像轻风,给世界经潜移默化的温馨。当然它也容纳篝火一般的热情。可是你看,跳动的火苗舒卷的舌头是多么的柔和,像嫩红的枫叶,像浸湿的红绸。激情的局部仍旧是细致而绵软的。

  美丽的女人应该是持久的。凡稍纵即逝的美丽都不是属于人的,而是属于物的。美丽的女人少年时像露水一样纯洁,青年时像白桦一样蓬勃,中年时像麦穗一样端庄,老年时像河流的入海口,舒缓而磅礴。

  美丽的女人经得起时间的推敲。时间不是美丽的敌人,而只是美丽的代理人。它让美丽在不同的时刻呈现出不同的状态,从单纯走向深邃。

上一篇:我,只做我自己 下一篇:如何突破思维定势
相关文章